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149章 诺诺卡的绝学
    楚妙音来到黎庄之后,基本上就一直和凌珑在一起。一段时间没见着她,高黎还以为她早就走了,没想到竟然还在?

    楚妙音解释道:“我在这里向凌珑姐求教剑术,收益颇多。凌珑姐走后,我便一直都在独自一人体悟其中奥妙。”

    “凌珑还能教你?”高黎一脸不信,凌珑那几乎完全脱胎于本能的战斗套路,她自己都未必能说明白,还会教人?

    “能呀。”一提起凌珑,楚妙音脸上顿时浮现出柔和的微笑,“我和她之间呀,好像有一些默契呢,她虽然说不太明白,不过一个动作,一个眼神,我基本都能猜出来呢!”

    喂喂喂!你身为干冰美人无双剑姬,咱能别在这犯花痴吗!

    诺诺卡看着楚妙意,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我试试你的实力。”

    说着,诺诺卡将手中小本子收好,轻轻一推镜架。眼镜架立刻化作面具,身上的秘书制服则化作黑色的贴身软甲,坚硬的几丁质甲片挡住了身体药害,紧绷的线条凸显出肌肉轮廓。一手在前虚握,一手在后扣住短刀。

    楚妙音感受到诺诺卡身上传来的杀气,不敢小觑,抽出细剑‘翠鸟’,摆出架势。

    “那个,你们悠着点哈,都是自己人,别伤了。”高黎一边说着,一边跑远了。

    “放心。”诺诺卡和楚妙音几乎同时说道,便刹那间消失在高黎的视线之中。

    叮!

    一声脆响,瞬间两人交换了位置,诺诺卡的面具上多了一道细小的豁口,楚妙音的衣袖上被切断了一截。

    “不错。”诺诺卡道。

    “你也不错。”楚妙音道。

    “我要使出全力了。”诺诺说。

    “我也是!”

    两次再次消失,高黎眼前之看到两人缠斗幻影,唯有变换方向之时才能看清她们的身形,而她们握着刀剑的手已经根本看不清样子,只能听到不断传来的叮当之声。

    发觉视线跟不上,高黎干脆打开AR视觉,实景增强之下,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够跟上两人的速度了!难道说,打开AR视觉,我眼睛的刷新率还得到了提升?

    楚妙音不断使用突刺,或挑或拨;而诺诺卡则挥舞短刀,或者突进,或者斩切。两人都是以快速见长,楚妙音胜在‘翠鸟’更长,范围更广。而诺诺卡则胜在修为更高,而且短刀更加灵活。

    不知道多少个回合之后,双方分开,诺诺卡抬手看了看她的短刀,刀刃上已经满是豁口。在看楚妙音手中的细剑,因为三棱结构,锋刃开角很大,在这种对碰之中占了大便宜,反而没有留下太多痕迹。

    诺诺卡恢复了干练小秘书的形态,将弯刀插回腰后的刀鞘,道:“挺厉害的,不过这个东西你最好不要随便乱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个白色的蜘蛛,知道的人发现是邪异,你就完了。”

    说着,一抬手,在诺诺卡的手中竟然抓着那只白色的邪异!不过此时那只邪异八条腿向上,死命挣扎,却始终无法碰到诺诺卡。

    诺诺卡一抬手,将那邪异丢出去。邪异在空中转了一圈,落到楚妙音的肩膀上,抬起前面四条腿,发出嘶嘶的声音,似乎在示威。

    “放心,不会有人发现它身份的。凌珑姐说你们幽鬼绝学非常厉害,我只是想逼你施展出你们幽鬼的绝学,可惜,我没能成功。”楚妙音的话语之中充满了遗憾,以及些许的不甘心。

    “幽鬼绝学不能随便乱放的呀,运气不好就真的要死人了。”诺诺卡莞尔。

    “只是看看也不行吗?”楚妙音道。

    “行倒是行,这样把,我和东家展示一下。”诺诺卡说着,看向高黎。

    “东家,你配合我一下。”诺诺卡道。

    “好呀,怎么配合?”终于有高黎的事情可做了,他十分高兴地问道。

    “站着不动就行了。”诺诺卡反手握住刀柄,高黎只感觉背后一阵刺痛,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敢问。刹那间,眼前的诺诺卡身边突然裹挟着一团黑雾,而在高黎和楚妙音身后,各有一个黑雾组成的诺诺卡形象!

    “来了!”诺诺卡轻喝一声,瞬间,眼前诺诺卡不见了踪迹,身后黑雾散开,诺诺卡出现,刀锋划破空气,轻轻抵在高黎腰间。

    “瞧,就是这样的啦。”诺诺卡笑着收回短刀,小手在高黎腰上扑啦了几下,确定没伤着高黎,这才放心下来。

    楚妙音瞪大了眼睛,惊叹道:“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奇妙的武学?你竟然能移形换影?”

    “这一招叫鬼影重重,在我们鬼族之中也是很了不起的武技呢。”诺诺卡笑道。

    “那,我就先去收拾行李了!”高黎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范县找钨矿了。背后,楚妙音的声音传来:“对了,你为什么选高黎与你配合,而不是我?”

    “因为东家修为比较低,他不会本能地躲闪,我这一招如果你躲了,刀锋就会自动追上去,我就控制不住了。”诺诺卡小声说道。

    我就知道是这样!高黎泪目。

    随后,队伍出发。

    当赵小六告诉家人,他竟然要和‘无双剑姬’一同去范县,赵家登时诚惶诚恐,想着是不是要将队伍弄的体面一些。以配得上皇家威严。不过楚妙音立刻让他们打消了这个念头,过于张扬从来都不是她的爱好。

    范县距离平阳县三百余里,高黎例行坐着自己的驴车,而赵小六和楚妙音则是骑马。让高黎有些意外的是,那头神俊的灰驴自从秦端雨走后,便再也没有去撩拨过任何任何一匹马。当然,这也可能与赵小六和楚妙音的马都是公马有关。

    小车平稳,高黎坐在这里,和赵小六一路胡诌八扯,天南海北,从有的说到没得,再从没得说到有的,话题跨度之大跳跃之灵活,除妙音根本就跟不上他们的思路。

    走出几十里,赵小六的屁股终于受不了颠簸,钻进高黎的驴车里跟他坐在了一起,此刻终于体会到了高黎的驴车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那真是前所未有的舒服。

    “哥,你的车是从哪弄来的?怎么这么舒服!”赵小六用十分夸张的语气赞叹道。

    “我自己做的呀,你哥我你还不了解吗?能自己动手绝对不求别人!”高黎理所当然的说道。

    “哥!亲哥!回去你也给我弄一辆吧!”赵小六哀求道。

    “这事儿好说,给钱就行!”高黎倒也痛快。

    说实话,板车悬挂并不是什么非常了不起的技术经验,有些人只要看一遍也能学个大差不差,所以高黎也没真心打算靠这个东西挣钱。等到将来时机成熟,推出麦弗逊式独立悬挂之后,那才是真正赚钱的机会。

    当然还有更遥远的真气动力。

    楚妙音在一旁听不下去,开口说道:“你们两个兄弟相称,关系又那么好,却开口闭口谈钱,是不是太俗了?”

    高黎呵呵一笑,道:“我国与周边诸国交好,更有己国以兄弟国相称呼。可每年该上供还是要上供,朝拜还是要朝拜,这便不俗了吗?俗语有云亲兄弟明算账,这个东西我哪怕只问他要一两银子,也是他花钱买去的,不涉及友情。哪怕将来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也只是银子的事情,不伤及友情。若是我现在高高兴兴的将这辆车送给他,那便是人情债,而人情债是最难还的。”

    赵小六在一旁听了满脸的佩服,拼命点头,他不敢对妙音说什么,便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赞同。

    楚妙音听了,竟罕见的没有反驳,而是微微点点头,竟然也认同了这种说法。

    奇怪了,这丫头,啥时候这么温柔了?难道是被邪异寄生之后新性格突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