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167章 Pia唧~
    被一群强者围着,‘魂’甚至连半点挣扎都做不出。顺天教徒也许疯狂,却并非白痴。他心里自然清楚,在没人帮助的前提之下,他根本不可能从这里逃出去。不,即便有人帮他,可又有谁能从一个武极的手中逃走呢?

    老老实实被带回黎庄,高黎笑容绚烂。

    ‘魂’看着高黎的笑容,心中泛起一丝丝对生存的渴望。他脸上带着讨好地笑容,道:“高公子,高大官人,咱们其实一直井水不犯河水。咱们顺天教,对高大官人您也只是尊敬有加。如有可能,也绝不想与您为敌啊。咱们这只是一时糊涂,您放了咱们,咱们这就走,保证不再与您的黎庄扯上半点关系!”

    高黎咧嘴一笑,抬手一点,道:“好啊。”

    ‘魂’登时就哭了,心道:‘好你还点我?’

    他哭什么?当然是因为疼!

    身为一个被邪异侵染的人,身为一个疯子,身为一个被催化出来的大宗师,这得疼成什么样才会让他哭出来?

    可高黎并不管这些,当初他如何将小白从楚妙音的身体之中逼出来,现在他也便如法炮制,手指接连点在那人身上。

    比起小白,‘魂’级邪异的寄生更为彻底。它自身本体就是一只软体生物,与人融合之后,几乎看不出任何分别。可在高黎现在已经获得了增强的ar视觉之中,他能够轻易将人体和邪异的经脉区分出来。封印,注入自身真气,一气呵成。当年高黎还只是小成选手的时候,他的真气入体便已经很痛苦了。别说是别人,连他自己都忍不住。现在,已经是大成修为的他丝毫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一股脑便将近乎致死剂量的真气打了进去。这也就是被邪异侵染,人不似人,这若是换一人,恐怕早就瞬间休克了。

    ‘魂’此时哭,并非是感情脆弱,仅仅只是因为高黎的真气在体内闯荡,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

    寄生了人体的邪异更是感受到这人身体的变化,它本能察觉危险。本已经与人融合的触须触手全速收缩,在胸口皮肤下方凝结成一团,随后,它突然切开皮肤,直奔高黎冲来!

    可仅仅只是在半空中,它便被定在那里。

    周围,云轻扬、一招仙、铁蹄、衣织婆婆、凌珑、都同时伸出手来。幸好一招仙速度最快,修为最高,在控制住邪异之后,他立刻便以自身真气形成屏障,阻隔了周围人的控制。如若不然,这么多强者同时出手,这只邪异怕是会被碾得连渣都不剩。

    地上,失去了邪异的那人已经休克了。半死不活,高黎对他没啥同情的。奇怪的是,当初高黎将小白和楚妙音分离之后,楚妙音的体内留下了小白的气海,而这个人却没有。很难说究竟是楚妙音自身的抗性太高,还是当初她那一剑起到了作用。

    将那人拖走,严加看管去了。剩下的那只魂便悬浮在那里,秀儿和楚妙意时刻监控着它的行动。

    这只软体虫子有着一个硕大的脑袋和一个细长的身体。身体周围满是触须,如果硬要说的话,如果没有那几只小爪子,这东西看上去像是一套完整的神经系统。

    高黎能够看到这只软体的虫子时刻不停向周围发射真气丝,尤其是针对楚妙音肩膀上的小白。它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控制其他邪异的。不过小白并不接受它的控制,甚至还张牙舞爪,超凶的。

    高黎咳咳一声,假装清清嗓子,然后说道:“小白告诉我,你们‘魂’级邪异可识人言,话人语,对吧?”

    对面的邪异没有动静。

    高黎笑道:“不必尝试了,在这里,你必然无法与你们的‘母亲’取得联系,你现在就是我手中的一只小虫子。如果不想死的话,还是老老实实配合我才好。”

    邪异硕大的脑袋发出嗡嗡的鸣响,最终这鸣响变成人言:“母之伟,尔等区区猴妖岂能理解。为母之伟业而死,乃吾之无上荣光。”

    我的天,虽说这是个古风世界,可这里的人说话也都是白话文,就算是文章之中,这种行文都不多见了。

    “原来如此,既然你连死都不怕,想必也绝对不怕我的折磨才是。我听小白说,你们‘魂’级邪异都是一等一的硬骨头,无论面对何种威胁都绝不会有半点动摇。正因如此,我为你准备了不下三十种不同的折磨组合,并且针对你们你们邪异的特点,又专门聘请顶级大师开发出数种治疗你们伤势的办法。目的,就是要用一晚上的时间把你折磨到顺从为止。毕竟你我时间都不多,如果你一夜未归,怕生变故。所以,事不宜迟,让我们开始吧!”

    高黎表情故作狰狞,指尖泛起真气,竟然冒出丝丝电弧。连高黎自己都惊了。他哪想到自己竟然还能有如此酷炫的特效?不过在敌人面前,他自然不能表现得太过吃惊。他正如同boss一样走向可怜的小虫子。

    只见那只邪异硕大的脑袋微微抖动一下,开口道:“死,无所畏惧也。”

    高黎抬手欲点,可那邪异紧接急急说道:“然!死有轻重,吾之死,轻若微尘。上不能为母尽忠,下不能为兄弟姐妹分忧,死而无意也……”

    高黎捏紧了拳头,从齿缝里蹦出几个字:“说过人话!”

    pia唧一声。

    那邪异落在地上,嚎叫出声:“我好怕死!请不要杀我啊!!!”

    高黎终于忍不住笑了。

    从小白那里得知,所有的‘魂’级邪异都是怂货,长年躲在后面掌控局势的它们甚至根本就不懂如何与敌人战斗。它们对所有近身的敌人有本能的畏惧,甚至根本不用动手,只要能够将它们的本体逼出来,然后出言威胁即可。

    高黎本来还不信,你想啊,那邪异多少年来都是世界之灾。怎么可能语言威胁一番就成呢?可现在,高黎竟然真的成功了!

    “东家!”秀儿轻轻呼唤一声。

    高黎立刻知道,这是秀儿和楚妙意快要顶不住了。

    此时此刻,尽管秀儿和楚妙意同时截断了链接在那‘魂’身上的真气细丝,可依然有一道真气丝凭空浮现,若有若无地,试图重新与‘魂’建立联系。那大约就是所谓‘母亲’用来控制‘魂’的真气丝。

    绝对不能让‘母亲’重新拿回控制权,因为一旦‘母亲’发现她即将失去控制权,她立刻就会命令她的孩子自我毁灭。

    高黎道:“那么,想必你也愿意服从于我,对吧?”

    那‘魂’颤声道:“若是被母亲重新控制,我必死无疑!求您务必让我成为您的奴仆!为您尽忠!”

    从‘魂’的身上,一道真气丝伸出,高黎将从秀儿那里学来的控制手法施展出来,与那细丝相连。顿时一股奇妙的感觉浮上心头,仿佛自己多了一个身体多了眼睛一般!那便是‘魂’的眼睛。

    眼看联系建立,秀儿和楚妙意松了一口气,解开屏蔽。‘母亲’的真气丝尝试一番,发觉再没有回应,便消失了。

    “我这样夺走了你的控制权,你那位‘母亲’,不会暴怒之中,要求杀光野猪妖吧。”高黎说道。

    “不会,母亲距离我们太过遥远,只是给我们一些模糊的命令,她这一次仅仅只是要我们必须寻回‘先锋’,至于怎么做,都是我的命令。”‘魂’说。

    “很好,那么我也应该能够通过你给所有其他的邪异下命令吧?”高黎问道。

    “仅限于受我直接控制的那十几个先锋。”‘魂’说。

    高黎顿时咧嘴笑了:“那么,我们还等什么?去救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