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188章 致死剂量的视线
    解决了不开眼的打劫货,神俊驴心满意足。充足的脑容量带给它不错的智商,它自己也清楚根本对付不了什么太强的敌人,能胖揍一顿这些不开眼的小毛贼便已经很高兴了。

    夜晚,孩子们睡在车里;诺诺卡去了车顶;喜欢火的伊莎守在火堆旁。高黎看着足以容纳两个人的帐篷,笑得十分鸡贼。

    高黎和凌珑负责前半夜,诺诺卡和雅雅负责后半夜。

    前半夜,众人熟睡,高黎和凌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水壶里面煮着茶水,能够提神。伊莎睡不着,便也听着高黎的聊天。

    上辈子身为一个宅男绘师程序员,高黎的爱好十分广泛。再加上童年在农村长大,农村孩子玩的各种小游戏数不胜数,高黎随便说一些,足以让两个女孩子瞪大双眼的。

    聊到半夜,本就刚刚恢复伤势的伊莎已经睡着了。高黎凌珑挨在一起,虽然天气炎热,可凌珑身边却凉丝丝的,还带着一股特有的馨香,十分舒服。

    不知怎么的,说起修为,说起功法,说起招式,高黎又想起诺诺卡之前放的大招‘瞬千杀’。

    “这一招真厉害!好漂亮!”高黎边说便比划着,身为一个沉迷各种游戏的人,他对各种游戏里面的大招必杀之类都充满了痴迷。毕竟对于大部分玩家来说,华丽的招式绝对是最吸引人的要素之一。

    “是呀,我也感觉好厉害。”诺诺卡点点头。

    “亲爱滴,你说,你们这些高手们,是不是都有自己的成名绝技啊?超必杀啊,大招啊什么的?”高黎轻声问道。

    “都有吧?”凌珑说。

    “你有吗?”高黎满怀期待。

    “有。”凌珑说。

    “是吗是吗,是什么样的!”高黎更加期待了。

    “就用过一次,是在与杜飞华对战的时候突然顿悟出的一招,只不过那个时候,那一招并不完善。”凌珑说。

    那一招啊。

    高黎没有见到那一招,可在平阳城众多参加诗会的人却见到了。董明成和赵小六也见到了,那一招掀起丈高巨浪,将沿湖围墙劈开,湖水倒灌。虽然没亲眼看到,可单凭描述,高黎也能猜测出这一招究竟有何等威势。

    “现在呢?”高黎问道。

    “现在呀,那一招早就完成了,可惜,却不能随便用了。”凌珑微笑道。

    “为什么?”高黎特好奇。

    “因为呀,我心中没有杀气,也不想杀人。”凌珑道。

    “喂,那么之前那个拜火至尊怎么死的?”高黎撇着嘴说。

    “他?他死不是因为我想杀他,而仅仅只是因为他自己太弱了,我还没起杀心,他就死了。”凌珑说。

    好吧,你们高手的境界,我不懂,你说是就是呗。

    终于,期待已久的后半夜到了。

    诺诺卡和雅雅过来换班,高黎看着那帐篷,笑得更鸡贼了。

    只见高黎一掀帐篷门,道:“请——”

    凌珑也不扭捏,便钻了进去,高黎紧接着也钻了进去。

    雅雅看着高黎那形象,摇摇头,道:“真是世风日下啊,人心不古啊。”

    诺诺卡瘪着小嘴儿,看起来兴致不高。雅雅凑过去,轻轻戳了戳诺诺卡的腰,低声道:“不如你也进去?”

    诺诺卡白了雅雅一眼,不理她了。

    不用我说,你们也都知道,高黎一定满怀期待,满心欢喜。你看啊,帐篷那么小,地方那么窄,若是真的发生了点什么磨磨蹭蹭的,肯定也是十分合理的,对吗?

    他本来是这么想的没错,然而,不知道是困过头了还是怎么回事。躺在那里满心期待的他,竟然不知道怎么时候睡着了!等他再醒来,帐篷外面早已大亮!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有这么困吗?

    高黎猛的看向身边,凌珑显然不在。

    这一刻柯南道尔、阿加莎克里斯蒂、东野圭吾、丹布朗灵魂附体!他趴在身边的被褥上闻了闻,除了自己的汗味儿,一无所有。

    于是他整个人顿时沮丧起来。

    凌珑分明就没睡在这!

    这真的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从帐篷里钻出来,高黎看上去十分萎靡。

    汪汪队正在收拾东西,看着高黎的样子,小米十分奇怪地问道:“黎叔这是怎么啦?没睡好吗?”

    雅雅嘿嘿一笑,道:“谁知道呢?大约是欲求不满呗?”

    倒是诺诺卡,眼睛都笑成了月牙,似乎十分开心的样子。

    凌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闪出来,突然站在高黎面前,左右环视无人注意,软软的嘴唇突然轻轻在高黎脸上点了一下。

    高黎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整个人都焕发出惊人的光彩!

    雅雅在一旁看着,摇摇头,道:“哎——这人,也太阴险了,为了骗个亲,至于吗?”

    刹那间,雅雅突然感受到致死剂量的视线,那是来自高黎的警告。

    “我是忠犬,我什么都不知道,汪汪汪!”

    随后的路上,再没有任何波澜。一行人顺利抵达远方的铸县。一个县能够以这个‘铸’字来命名,足以证明铸剑山庄在本地的势力范围。

    铸县县城规模并不大,最先有铸剑山庄也只是一个门派。几百年来,随着铸剑山庄的规模逐渐扩大,来这里定居的人越来越多,竟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县城!一进入县城,这里到处都弥漫着金属和炭火的味道。沿街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铁匠铺,前来这里采购的客商络绎不绝。有的是纯粹二道贩子,有些则是来自门派订购,还有一些是为了豪绅的私兵武装。

    铸县是整个武国最大的金属加工中心,各种兵器、农具、这里的品质好,价格低,一件物品上那个‘铸’字钢印,便是品质的证明。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这里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隐隐的危机。

    曾经,整个武国几乎全部武器都来自这里,先是由铸剑山庄谈妥价格,随后将铸剑山庄吃不下的产能分包给这些铁匠。虽然说吃不到肉,可喝口汤也足够让这些人美上个好长时间了。然而最近传来消息,武国的武器换装,已经全部交给黎庄!这意味着收入之中最大的一部分突然消失!

    当时就有不少人恨得咬牙切齿,叫嚣着要上门去找黎庄报仇,要给高黎一点颜色看看之类。然而真正这样做的,只有铸剑山庄。

    两次。

    皆败!

    人们突然明白,这个黎庄,不是个善茬!

    此时此刻,铸县县城内依然人来人往,可农具的价格终归比不上武器,尤其是高端一些的武器,那真的是一本万利!不少人都在心中诅咒着高黎,发誓如果高黎出现在他面前,就要打死他云云。

    于是,就在这般心心念念之中,那辆带着‘黎’字的驴车,缓缓驶入县城。通过县城最繁华的主干道,直奔县城最大的宅院,铸剑山庄而去。

    片刻之后,整个县城里的人都知道了一件事。

    黎庄,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