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末求生记 > 第六十二章 中秋
    第六十二章        中秋

    “的确,能救。”刘宗敏说道“我知道李神医的神技,但是神医能救多少人,而且神医也知道,现在营中还有多少药材。不尽快处理掉,还有多少人会染病。”

    “义军有数十万人之多。大局为重。”刘宗敏咬着牙说道,推开李正方走进帐篷之中。

    帐篷之中,打着横铺,有数十人都躺在上面。有的人已经陷入深度昏迷之中什么也不知道,但是有一些人还保持清醒,显然是听到了外面所争论的事情,看向刘宗敏的目光之中,只有恐惧与凄凉。

    “诸位兄弟,我刘某对不起了,你们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可以跟我说一下。只要刘某人能做到的。一定能做到---,我给兄弟们一个痛快的。”

    张轩不忍心去看,扶着李神医走了出来。

    随即听到几声惨叫之声,刘宗敏提着带血的长刀走了出来,看都没有看李神医与张轩一眼,长刀入鞘随即就走。随即有人进去,将死人用草席包裹着,抬了出来,鲜血在地面之上滴了一地。

    李神医浑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李先生保重,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张轩安慰李神医说道。

    “我知道。”李正方说道“营中的草药,我最清楚有多少,一旦疫病大规模爆发,的确是没有办法控制的。我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乡下谁家得了天花,都是将全家人封到房子里面,一把火烧死。”

    “但是事情不应该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

    张轩看着平素带着几分傲气的李正方脆弱的好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心中暗道“这该死的世道有太多的不应该了。”

    也不知道是李正方的功劳,还是刘宗敏的功劳。

    反正这时疫终于平定下去了。

    自决堤之后,一个月的阴雨天气也终于过去了。

    天气一连三日放晴,地面虽然没有烤干,行军还有一点困难,看样子再过几天之后,大军就能行动了。而且雨天过去,时疫的威胁也渐渐的淡去。李自成决定开一场大宴,一来庆功。

    虽然开封城没有得手,但是逼着官军自决河堤,也是一场大胜。

    张轩当然知道,开封战役只能说一场两败俱伤的战事。不过算起来是官军损失更多,自从决河之事后,河南民心就不复大明所有。即便再怎么隐瞒,难道真能瞒得过天下人的眼睛吗?

    只是对义军来说,也算不得上大胜。只是大军在开封城下奋战数月,即便是安慰下面的人,也要将开封之战,说

    成是一场大胜。

    二来就是振奋士气。

    时疫的影响没有那么容易过去。

    义军很多人都不怕上阵拼杀,但是就害怕生病,一刀一枪的拼杀,他们不害怕,但是就害怕躺在床上病死。

    还有一个原因,也只有上面的人才知道。

    李自成与罗汝才商议之后,准备南下。这也算是南下之前,让下面的人吃一顿好的。

    就借中秋之名,大宴上下。

    但是张轩索然无味,自从开封城被大水淹没之后,张轩心情就很是不好,再加上这一场大宴居然是庆功宴,让张轩心中更是不爽。但是再怎么不舒服,也不能在酒宴之上表现出来。

    李自成先讲话,张轩没有多听,无非是那一套,官军不行了,义军得天下指日可待,大家都是开国功臣。与此等等。自古以来,大佬们画饼的技术,也都差不多,张轩自动在耳朵之中,换成马云那一套。

    但是马云有过什么著名的演讲吗?

    张轩居然记不起来了。

    他在这个时代不过一年多,但是觉得却比在现代二十年过得更加精彩。

    为此不该痛饮吗?张轩心中苦笑。

    一喝上酒,所有义军将领都变得放荡形骸起来,似乎没有见过酒一样。张轩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这一套。三杯酒过后,就逃席了。

    回到自己的营帐之中,却见自己营帐之中却点着灯。张轩进来一看,原来罗玉娇在此。

    张轩说道“闯王夫人没有留你吗?”

    李自成在前面大宴诸将,而高氏也在后面宴请诸将家眷。高氏也是一个厉害角色。让营中很多人对她都有好感。

    “高婶婶倒是留我了,”罗玉娇说道“但是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场面,我寻了一个借口回来。快过来坐。”

    罗玉娇一边将张轩拉过来,一边将一个食盒打开,说道“前几日,听你说月饼,我特地给你坐了好几个,你尝尝怎么样?”

    张轩一看罗玉娇的月饼,没有后世各种各样的花样,不过是手捏的一个饼,也不是烤出来的,似乎是蒸出来的,张轩伸手拿了一个,轻轻咬了一口,里面的糖心流了出来。在张轩吃来分外的甜。

    虽然在张轩看来,罗玉娇的手艺相当之差,所谓的月饼,不过是寻常糖饼而已,没有烤,没有丰富的馅。比去寻常吃得的糖馍,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张轩吃到嘴里,直觉这么多天的死亡压抑,都一扫而空。

    “好吃极了。”张轩与罗玉娇肩并肩坐着,

    吹熄了灯。将帐篷拉开一面,看着月亮挂在空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轩觉得古代的月亮分外之大。月光也分外的浪漫,让张轩沉迷在月光之中,不去想那些烦心之事。

    “夫君,中牟离郑州很近的。”罗玉娇说道。

    张轩点点头说道“是啊。”

    张轩后世在郑州讨生活,那时候中牟几乎快变成郑州的一个区了。特别是所谓的中原城市群,郑州与开封都快变成一体了。可不是很近吗?

    “我已经是张家的媳妇了。”罗玉娇目光在月光的反射之下,分外的明亮,在张轩看来分外的诱人,让张轩有一种食指大动的感觉。“我还没有去拜过张家的祖坟,我们是不是趁着现在大军还没有动,去拜祭一下公婆。”

    张轩心中一愣,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老爸老妈还在后世,虽然不知道我这个不孝子找不到之后,他们会怎么办?”张轩心中暗道“我去哪里找他们二老的坟。而且此郑州非彼郑州也。该怎么办?”

    张轩的大脑一时间急速运转,不知道多少个脑细胞都在瞬息激发死亡。但是还没有想出一个完全之策。

    “怎么了?”罗玉娇推了推张轩的肩膀问道。

    “没什么?”张轩说道“我只是想,我实在是不孝之极,居然没有想到这一件事。”

    “你们男人都办大事的。”罗玉娇说道“此等小事,就让我来办就行了。如果你没有时间的话,就让我去一趟也行。”

    这件事情对罗玉娇来说非常重要,张轩也理解这一点,在这个时代,没有见过父母,都是私钉终身,即便两老已经过世,没有分钱祭拜过,根本算不得是真正的张家媳妇。

    即便结婚的时候,一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可见这件事情重要之极。

    而且义军就要南下,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重来郑州。这次不祭的话,下一次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了。

    但是张轩理解归理解,只是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大人,闯王与大帅传令,所有将领都要去县衙议事。”张元海在外面大喊道。

    张轩心中一松,暗道“能拖一时,是一时吧。”对罗玉娇说道“这一件事情,先放一放,等我回来我们再好好的商议一下。”随即张轩就带着张元海一去往县衙而去。

    张轩问张元海道“知道什么事情吗?”

    “我听了一耳朵。”张元海说道“似乎关于孙传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