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三界第一整容脸 > 第十章 上元节前夕
    自从沈婉做了沈府的嫡小姐之后,忙的事情便多了,花灯也重新装饰了一番,比之前更精美,也去玲珑阁做了新衣服。整个四房都很开心,不知道四夫人知道女儿过继了没有,不过这等尊贵的事,轮到谁头上谁都会开心的。

    沈夫人也给沈婉送去了好多东西,全府上下都道,大夫人疼爱四小姐。

    沈珠则很少出门了,上次从沈夫人那里回来后,有一阵时间都沉默少语的,她从小就想嫁太子的,她那么尊贵,而太子也是那么尊贵。多好,门当户对。

    沈瑜找沈珠玩也少了,以前是一日都要跑一趟的。

    沈非则乐衷于帮一些下人的忙,因为她从小就是一个人住,在很多事情上都表现出了天赋,干活毫不逊色于专职的仆人,帮了他们不少忙。

    小玉平时好欺负这些人,每次小玉一出场,这些人就不敢让沈非干活了,因此这些人对沈非也算是爱又怕,而又因小玉在西院,管家心疼女儿,以权谋私,往西院送去了好多东西。

    如此一来,沈非的生活算是好过多了。

    有一次她在花园帮忙修剪花枝时看见沈婉,沈婉身后跟着一堆丫鬟,早早的就向她打招呼,依然是温柔的调子,温柔的笑。

    她也回了“四姐好啊。”

    晚上就收到了沈婉送过来的很多礼物。

    日子过得悠哉悠哉,沈非感觉每天的生活都固定了,直到上元节前一天,沈珠来找她了。

    沈珠看起来憔悴了不少,但那盛气凌人的气势却是丝毫未减。

    “小五,”沈珠一进门就喊,看到了地上沈非的花灯,嫌弃的说“怎么把这个残次品放在屋子里,小五,你的花灯呢?让我看看成品。”

    沈非尴尬的笑了笑“大姐,这个……就是成品。”为什么她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说话,不行,要拿出自己的自信来。

    她把花灯挂的高了一点,说“还是可以的!”

    沈珠像看傻子一样看了她一眼,绕过了这个话题,道“上次你不是说要去我那里玩吗?怎么这长时间也不见你去呀,母亲最近一个月不让我出门,我可闷死了。”

    沈非也想起了自己说过的话,急道“疏忽疏忽,是我的疏忽,我以为大姐这几日会忙一些,所以没敢前去打扰。”

    沈珠神色好像落寞了几分,说“我还有什么可忙的?我现在连争太子妃的资格都没有了。”

    沈非不知道说什么,她不怎么会安慰人,毕竟谁不是一个苦难人呢。

    “哦,差点忘了说正事!”沈珠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说“我现在也当不成太子妃了,我那花灯也就没有什么留着的必要了,我把我的给了你吧。”

    沈非本就没怎么在意这件事,听到这话,岂会答应,劝阻着说“别别别,大姐,虽然做不成太子妃了,但是还有其他男子呢。”

    沈珠眼睛一闭一睁,随意的说“那些歪瓜裂枣怎么配得上我这么好看的花灯!”

    沈非“……”大姐,那你为什么要送给我啊!

    况且沈珠再怎么样也是嫡女,总会有男子想要求娶丞相府的亲事的。

    那些贵族子弟要是听到沈珠这样形容他们,估计沈珠也就真没人娶了。

    沈非道“大姐,你不能一根树上吊死,细水长流,而且还有那么多王爷,做个王妃也是很好的。”

    沈珠听着感觉是有几分道理,但还是说“我从小就是被当做太子妃培养的,琴棋书画我样样精通,而且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太子殿下了。”说到此,沈珠还有些得意。

    沈非看到沈珠提到太子兴致就上来了,就顺着她的话道“那大姐的了解是…”

    沈珠站了起来,好像准备了长篇谈论,她道“太子殿下是个男子。”

    沈非和小玉还等着她的下文,沈珠却不说了,一副已经说完了的样子。

    沈非感觉自己瞬间石化了,是个男的,这还用说吗…看来大姐今天出门又忘了带脑子。注意注意,这不是一句骂人的话,这是一句真实的话。

    沈珠察觉到了沈非的表情,道“你可别小看这条消息,这前朝有很多皇后生不出来儿子,就让女儿冒充男子来作太子殿下。”

    沈非“那大姐这条消息还真是相当有含金量啊!”

    沈珠最喜欢听别人夸她了,又继续说“而且,太子殿下是个洁身自好的人,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找过小妾。”

    沈非“……”不是还没到年龄吗,今年才该选妃啊。

    沈珠“他可以替皇上处理公文。”

    沈非“厉害厉害。”哪个太子不能啊。

    沈珠“一个人掌管了整个太子府。”

    沈非“优秀优秀。”太子府不是太子掌管,还让谁掌管啊!

    沈珠“他深得皇后喜爱。”

    沈非“不容易不容易。”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啊!

    沈珠“他……”

    沈非“鼓掌鼓掌。”

    沈非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她想要隆重的介绍一下自己,她叫沈非,口是心非的非。

    沈珠又断断续续的说了很多,无非什么武功高强,才高八斗,宽厚温良,相貌俊美啊…

    总之都是一些放在任何男子身上都适用的词,沈非听得眼皮子都开始打架了,她好困啊!

    不知不觉时间就不早了,沈珠也看出沈非困了,就打算走了,临了非要把自己的花灯送给沈非,沈非联合小玉一起劝阻她这个大姐,这才打下了沈珠这个念头。

    沈珠走后,沈非和小玉皆是长呼了一口气,这尊大佛终于走了。

    沈非躺在床上倒头就睡了,小玉却忍着困意,开始收拾了起来,明天就是上元节了,沈府的小姐们都要去参加这灯宴的,还有各个皇亲国戚,名门望族,朝中大臣都要参加的。她可要给沈非好好收拾一番,再怎么说这都是她伺候的人,不能给她丢脸。

    窗外月光明亮,整个京城都已红灯笼高挂了。

    还有许多人未眠,有人欣喜,有人忧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