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八百六十一章 报应不爽
    夏若飞并没有与梁卫民寒暄太久,很快就挂了电话。

    打完这一通电话之后,夏若飞再也没有看白静静与刘店长一眼,这时叶凌云已经扶着庞浩上了车,夏若飞拍了拍关平的肩膀说道:“平子,咱们走!”

    “好!”关平也没有再搭理脸色难看的白静静跟刘店长,拉开后座车门上了车。

    叶凌云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既然夏若飞说了这事儿不用他处理,他就尽心做好自己的事情,一言不发地上了驾驶座,启动车子径直离去。

    白静静跟刘店长站在原地,望着绝尘而去的骑士十五世,心中的忐忑无以复加。

    两人呆呆地沉默了半晌,白静静终于忍不住说道:“老刘,这人……应该是虚张声势的吧?那个什么梁叔叔,公司根本没有姓梁的高层……”

    刘店长有些没好气地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说你什么好呢?都已经看到他身份不凡了,而且人家也没准备怎么样,你说你图个口舌之快有什么意义?现在弄成这样……”

    白静静眼圈一红,委屈地说道:“我就是气不过嘛!他凭什么那么说我?”

    白静静浑身都是媚骨,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做出这种娇嗔的神情,如果在平时刘店长少不了会神魂颠倒了,但现在他却觉得有些恶心……

    白静静见刘店长不说话,心里就更没底了,她忍不住自我安慰道:“肯定没事的!就是有几个臭钱的年轻人,能有多大势力?他一定是自己找台阶下……”

    刘店长心里一阵烦闷,说道:“行了行了,不管有事没事,以后收敛点儿总没错!回去吧!今天有点累了……”

    本来刘店长已经在附近的酒店开好了房间,准备晚上跟白静静颠鸾倒凤的,可是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之后,他哪里还有什么兴致啊?直接就想打道回府了。

    白静静撅了一下嘴,说道:“回去就回去!约我也是你,现在要走也是你,哼……”

    刘店长暗暗摇头,心说这没脑子的女人以后还是少招惹为妙,虽然她天生媚骨,床上功夫了得,但也容易惹事啊!今天这还不知道是福是祸呢……

    两人就站在路边,准备打车各自回家。

    就在等出租车的时候,刘店长和白静静的手机一前一后都响了起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不安。

    他们拿出手机来迅速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是蒋副总!”

    “徐店长!”

    两人同时说道。

    蒋副总是分管刘店长所在区域所有门店的,而徐店长则是白静静所在门店的一把手,都是两人的直接领导。

    “先接了再说吧!”刘店长皱眉说道,“离我远点接!别被领导听到了!”

    说完,刘店长拿着手机快步走远了一些,然后急忙接听了手机:“蒋总您好!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刘店长不知不觉带上了一丝谄媚的语气,不过电话那头的蒋副总显然并不吃这一套。

    还没等刘店长说完话,蒋副总就破口骂道:“刘成栋你这个王八蛋!你特么自己不想干了也别连累我们!”

    刘店长被这劈头盖脸的痛骂直接骂懵了,他结结巴巴地说道:“蒋……蒋总……我……我哪里做得不对,还请……请您明示……”

    刘店长此时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了夏若飞的身影,不过他很快又强行让自己不要往那方面去想,心存侥幸地觉得这肯定是巧合,就算那个年轻人有一定背景,公司方面也不可能这么快有反应啊——这前后才几分钟?而且还是大年初三的晚上。

    不过蒋副总接下来的话,却将刘店长的侥幸心理彻底击碎了。

    蒋副总说道:“刘成栋,你还要我怎么明示?自己干了什么不清楚吗?你现在在什么地方?跟白静静那个狐狸精在一起吧?你们刚才做了什么?”

    “我……我……”刘店长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他懦懦地说道,“蒋总,刚才我们是跟一位先生发生了一点小误会,不过……”

    “我不想听什么解释!”蒋副总霸道地打断了刘店长的话,“明天我希望看到你的辞职报告!这是蔡董直接下的命令!”

    刘店长顿时觉得浑身冰凉,蔡董是先锋房产的董事长,也是公司最大的股东,这个年轻人一个电话,前后不到十分钟居然连蔡董都惊动了,自己这是惹到了什么妖孽啊!

    刘店长肠子都快悔青了,而且他脑子里还不断回响着夏若飞打电话时跟那个“梁叔叔”说的几句话:他们曾威胁我兄弟,哪怕从先锋房产离职,也别想在三山的房产中介行业混,那么……

    一想到这,刘店长更是觉得两腿发软。

    果然,蒋副总接着又冷冰冰地说道:“提醒你一句,你就别想着去其他同行业公司应聘了,别忘了你们都签了竞业协议的!就算是没有竞业协议,蔡董在业内还是有几分面子的,他发句话,不会有人要你的!”

    刘店长脸色刷地变得苍白,脑子里嗡嗡作响,连蒋副总什么时候挂电话的都不知道。

    他从一个普通销售员,混到店长的职位,花了整整八年的时间。

    本来刘店长的学历就不高,一步步走到今天,其中经历了多少艰辛?

    如今就因为一时的冲动,一切都没了。

    而且除了房产中介行业,他根本什么都不会,奔四的人了让他再去新的行业跟年轻人竞争,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了。

    刘店长想到自己每个月的房贷、车贷,想到一家子嗷嗷待哺,如果没有了这份工作,将来要怎么活下去啊?

    他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失魂落魄地把手机揣进兜里,慢慢转头望向了白静静。

    只见不远处的白静静也已经接完电话了。

    根本不需要开口询问,看白静静那死了爹一样的表情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白静静朝着刘店长惨笑了一下,说道:“我被开除了……而且……全行业封杀……”

    刚才他们威胁关平就算辞职了也别想在房产中介行业混的话还言犹在耳,如今这一切后果全部都加到了他们自己身上,不得不说这真是巨大的讽刺。

    刘店长现在真是追悔莫及,自己没事招惹这个狐狸精干什么?如果不是白静静的话,现在他还是风风光光的店长,不但享受着高薪,而且下面所有人的业绩他都能有分成。

    如今一切全部化为乌有。

    色字头上一把刀……刘店长心中泛起了这样的念头。

    接着他脑海里突然划过一道闪电,冒出了关平的影子来,忍不住浑身一个激灵。

    解铃还需系铃人!

    那个年轻人是关平的朋友,如果关平能够发句话,说不定他还能网开一面。

    想到这,刘店长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二话不说就拿出手机来,迅速找出关平的号码拨了过去。

    白静静在一旁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她听到刘店长口中念念有词地说道:“关平,接啊!求你快接电话啊!”

    白静静这时才醒悟过来,关平的电话她自然也有的,只是现在已经晚了刘店长一步,即便是她现在也有样学样,电话也打不进去了。

    所以,白静静只能目光闪烁地走向了刘店长,也不知道她心里想着什么。

    ……

    骑士十五世越野车上。

    夏若飞给叶凌云报了庞浩家的地址之后,就靠在副驾驶座上闭目养神了。

    庞浩今年的收入情况相当可观,他已经在年底按揭买了一套一百三十多平米的大四房,同样也是建达集团开发的楼盘,夏若飞给他向梁卫民打了招呼之后,梁卫民还十分爽快地给了个不小的折扣。

    这套房子是精装现房,庞浩稍微添置了一些家具家电,一家人就搬进去住了,今年过年他们就是在新房子里住的,现在庞浩的父母对他可以说是相当的满意,在亲戚朋友面前也都昂首挺胸了。

    “平子,你给叔叔阿姨打个电话,让他们下楼接一下小胖。”夏若飞突然回头说道,“今天也不早了,咱们就不上楼了!”

    “好嘞!”关平笑着说道,然后掏出了手机。

    就在他准备打电话的时候,手机震动了起来。

    关平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轻哼了一声说道:“是刘成栋打来的!”

    夏若飞眉毛一扬,问道:“就是刚才那个刘店长?”

    “嗯!”

    夏若飞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情——看来梁叔叔的办事效率还真是高啊!这才十几分钟时间呢!

    “你接吧!听听他想说什么……”夏若飞微笑着说道。

    关平点了点头,按下接听键之后冷冷地说道:“刘店长,还有什么指教吗?”

    电话那头的刘店长早已没有了以前在关平面前那趾高气扬的姿态,连连说道:“不敢不敢!小关……不不不,关平!今天的事情是我们做得不对,你来店里这段时间,也是我工作作风太粗暴,很多时候让你受委屈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关平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神色,如果不是号码和声音都对,他甚至要以为是别人冒充的了——他调到刘店长的门店两三个月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刘店长用这种语气跟下属说话的。

    哪怕是刚才关平都摆明了要辞职,刘店长依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现在怎么突然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

    “刘店长,你是在消遣我吗?”关平皱眉说道,“我可没时间跟你开玩笑!”

    “关平,我真的知道错了……”刘店长的姿态放得更低了,“求求你帮我跟你朋友美言几句吧!我真的不能丢了这份工作啊!我老母亲年纪大了,而且一身的病!老婆也没有工作,小孩马上上小学了,还有房贷、车贷……我要是失业了,这个家就真的完了……”

    关平心中一震,把目光投向了夏若飞。

    夏若飞回头微微一笑,问道:“这家伙认怂了?”

    关平点了点头,捂住手机话筒说道:“是彻底认怂了……直接就是摇尾乞怜了……若飞,你那个梁叔叔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有这么大的能量?”

    “他也算是先锋房产的大股东之一吧!”夏若飞笑着说道,“不过他的主业不是房产中介,就是为了形成产业生态才投资一点钱进去的……”

    接着夏若飞又说道:“这些你就别管了,这事儿你自己做主,如果你想放他一马,我肯定也没意见!”

    关平心中感慨万千,他知道夏若飞现在很有本事,事业风生水起,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夏若飞的影响力,曾经中学里的好兄弟,如今随便一个电话,就能决定曾压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人了的命运了……

    就在关平失神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刘店长忍不住又忐忑地叫道:“关……关平……”

    关平这才回过神来,他冷淡地说道:“刘店长,你现在求我有什么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一想到之前刘店长对他的打压和羞辱,关平的一丝恻隐之心也消失无踪了。

    刘店长苦苦哀求道:“关平,以前我是有眼不识泰山,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一回吧!蔡董不但要开除我,而且还要在全行业封杀我,这样我真的就没活路了呀!”

    关平听到“蔡董”两个字的时候,脸上的肌肉也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同时他心里也泛起了一丝暖意——全行业封杀,正是刚才白静静和刘店长威胁他的话,如今夏若飞为了给他出气,把这一切结果全部都加在了他们两个的身上。

    夏若飞对兄弟是真的没得说!

    接着,关平又想到了刘店长的孩子,那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曾经来过门店里面,说话奶声奶气的,长得也非常可爱,就像是个瓷娃娃一样,店里的员工都非常喜欢她。

    至于刘店长说的老母亲常年吃药、妻子没有工作什么的,不排除有装可怜的成分在,不过那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已经足以让关平心生不忍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淡地说道:“刘店长,我可以跟我兄弟说一说,你离开先锋房产之后,可以试着去其他房产中介公司应聘……”

    让刘店长丢工作,就算是给他的教训了,他当店长这么多年,家里肯定小有积蓄,不至于连找工作这段时间都撑不下去,不全行业封杀他,就已经是非常仁慈了。

    刘店长也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他喜出望外地说道:“关平,谢谢你!谢谢你的宽宏大量……”

    至于竞业协议什么的,他提都没有提——只要夏若飞开口不封杀他,那竞业协议还算什么?民不告官不究的协议,先锋房产不追究就不会有事的。

    这时,关平似乎听到了刘店长身边的白静静也急促地想要刘店长把电话给他。

    对于这个女人,关平是发自内心的厌恶,这种厌恶已经到了极点。

    他冷冷地说道:“刘店长,请你转告白静静一声,我不想跟她说话,她今天的下场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没有任何人会可怜他的!”

    说完,关平直接就挂断了电话,他往椅背上一靠,望着车顶棚,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仿佛把这段时间以来的郁闷全都发泄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