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番外(5)——龙魇(4)
    虽然是同路而行,舜却一个人跑在队伍外十余米之处,林地间像是有一堵看不见的高墙,将帕丁村的护御者和龙魇众人分隔两端。眼下正是午前时分,但古代林猎场仍然暗沉一片,空中的云朵泛着诡谲的幽蓝色,日光被过滤了大半,让整片密林的气氛变得格外压抑。

    约莫又行了十余分钟,莫林才连打了几个手势,队伍的行进速度随即减缓下来。队长缺席的今天,重剑猎人当仁不让地暂代了指挥者的位置。莫林的额头现汗,对于重伤未愈的他来说,普通的赶路要比平时还要耗费更多的体力。他寻了个树桩倚靠下来,三两下解开腿甲,更换起伤处的纱布。同伴们也随即主动分散开,一面警戒着四周,一面抓紧时间稍事休息。

    柏邶仰头摘下一片林叶,放在眼前仔细地观察起来。叶片显出不正常的暗绿,纹理更是成了死气沉沉的深灰色。叶子的边缘翘曲着,似乎正在急速地枯萎下去。猎人们路径的前方,密林像是一夜之间被蒙上了一层灰尘,越是朝向深处,林木和脚下的草地就越是枯萎得厉害。只是看在眼中,四人就能感觉到一阵浓浓的死意。

    “已经蔓延到这里来了吗……”白甲猎人喃喃道,“比预料中的还要快上不少。”

    “古龙种的能力,再怎么高估都不为过。”莫林双手尽量缓慢地解开绷带,“我们能有一夜的时间休息,就算是猎人先祖保佑了。”

    村中的驻守猎人不止舜一个。外出探索的队伍从昨夜开始就没有断绝过,传回的消息却一次比一次更加糟糕。先是密林中怪物的小范围异动,紧接着集结逃亡的兽群也被陆续地观测到,在黎明以前,靠近龙族墓地的部分猎场就变成了一片死林,以骸龙的栖息地为中心,逃亡的范围每个小时都在向外扩展。

    树木异常枯萎的现象是天亮后才在墓场附近被发现的,至今不过数个小时的工夫,却如同瘟疫般向外扩散了十余公里。这意味着上百平方公里内的植被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如果不能尽快结束这场战斗,今后的古代林中央就要多出一座荒漠孤岛了,甚至整片林区都将变成雷鸣沙海的一部分。

    因此,当新的一波情报传递回来之后,龙魇众人再也无法安心养伤了。小小的村落中当然没有杀龙果供应,工会的补给船更是无从指望,想要拯救昏迷中的秦团长,就只能依着蓝甲猎人说过的法子,硬着头皮再去龙族墓地中走上一遭。四星猎人们唯一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刚刚做好出发前的准备,舜也已经整饬停当,站到了龙魇的飞空艇之外。

    “所以,这就是骸龙的‘古龙战场’了吧?”罗平阳捻了一把地上的草叶。棘草的根须早已僵死,叶片也毫不意外地变得脆硬,被猎人的两指轻轻一碰就碎裂成了齑粉。

    “呵,只凭你们几个,还不值得尸神认真应付。”舜站在远处,却也尽职尽责地警戒着自己的方向,闻言头也不回地说道,“它不过是‘醒来’了而已。拥有这种力量的生物,就是打个呵欠,对生存在它旁侧的人类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只可惜,我们还不知道那只双头龙的天赋是什么。”柏邶扔掉手中的残叶,恨恨地说道。上一次交手龙魇众人无论是物资还是心态上,准备都并不充分,这让四星猎人们大败而归的同时,连对方的能力都没有打探清楚。队长昏睡前甚至怀疑,古龙种连真身都没有显露出来,从始至终都在催动着墓场中的骨殖和猎人们周旋,但眼下却没有合适的机会验证。

    “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舜指着周遭一片死寂的密林,“是‘衰老’,尸神以猎场上的衰老为食。”

    “你这家伙,居然藏着关于骸龙的情报?”

    “你还知道些什么?”罗平阳用目光止住同伴过激的言行,正色问道。

    “至少比你们斯卡莱特收集的情报要详细一些。”如今已经在同队行动了,舜当然也没有了隐藏信息的必要。不要说遍地的高大乔木,就连最不起眼的棘草,在这里偶尔都能活过一个冬天,想来这些都是拜古龙种所赐,“这家伙吃掉各类生物的‘衰老’,所以古代林这一片猎场的家伙,生命周期总要比外界要长。”

    莫林的眉头一蹙,像是抓住了什么,心思却又转瞬即逝。他拨动着手上的小刀,在伤口处探了探。用暴力的手段拔去古龙毒素,对猎人的皮肉也有相当的损害,但在救援艾露不惜成本的施药下,经过一夜的休养,伤口已经有了合拢的迹象。他的手腕突然一沉,刀尖不顾疼痛地向内剜去,一块细小的鳞片带着死皮和血污,应声掉落出来。

    “嘶……”昨日情况紧急,莫林的伤势处理得匆忙,没能将渗进患处的杂物清理干净。好在这一片皮肤已经被烧焦了,才没有继生感染,否则今日出猎的队伍又要再减一员了。他拭净患处周遭的血液,三两下换好绷带,捡起地上的鳞片放在眼前打量着。水滴状的鳞片居然是半透明的,薄薄的鳞甲中央依稀可见一层奇异的结构,将阳光折射成一片绚烂的虹色。

    “你的伤……没关系吗?”眼尖地见到同伴伤口上的异状,安菲尼斯赶忙上前问询道。

    “没什么,继续赶路吧,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重剑猎人在草叶上抹掉了鳞片上的血污,顺手塞进了腰囊的内侧。他指了指同样裹着一边手臂的柏邶,“大家都是四星猎人,谁也不会更娇气一些。”

    “这一点上,你们还算是有个猎人的样子。”蓝甲猎人的语气中听不出情绪,“寻常的猎人哪怕受到一次古龙的攻击,只要能活下来,当即就会开始考虑退休了吧。”

    “这句话,我们就当做是赞誉了。”莫林割掉绷带上多余的绳结,将腿甲绑紧,站起身来试了试舒适的程度。

    “当然,只有这一点而已,”舜把脸板起来,“除此之外,你们都和真正的猎人相距甚远。大陆上明明有那么多委托可以做,你们却偏偏选择了最危险的一种——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这里被你们波及的平民们。”

    “还能怎么办?不断地挑战强者,这是最快的变强的办法了。”柏邶一耸肩。

    “挑战更强的怪物就那么有趣吗?”蓝甲猎人质问道,“没错,不断变强的确是猎人荣耀的一部分,但绝不是最主要的。没有能够守护的东西,就是变得再强,也不过是一架有思想的猎具而已——”

    舜怆然一叹。只有通过了工会的全面审核,处在四星顶峰的猎人才能接到晋升五星的邀请。那意味着在猎人世界中更加超然的地位,更加丰富的资源和更广阔的世界,多少四星强者毕生奋斗都只为了那一次的晋升。如今的龙魇小队如此疯狂地接触古龙种,想必也是如此。

    然而对于舜来说,晋升五星就意味着被白萁镇征召,须得听从分会的安排,游走在各大城市之间,再不能长期驻扎于某地。无法接受升阶后的调任,蓝甲猎人成了几十年来唯一一个拒绝晋升的准五星强者:“我将半生的心血都奉献给了自己的家乡,我猜你们甚至没有一个需要守护的东西吧?”

    龙魇众人沉默了几秒,负起武器整备了行装,准备继续赶路。罗平阳抿了抿嘴,沉声说道:“我有个妹妹,她也是个猎人。”

    “她没有和你们一起行动?”舜有些异样地道,“该不会是……她也不认可你们的狩猎吧?”

    “不,我甚至不常和她提起我们的委托——那孩子在猎场上能照顾好自己就很不错了,我不想让她多担心一个人。”重锤手摇摇头,朝身旁的同伴们努努嘴,嘴角泛起一抹调侃的笑,“更何况,我可不能让这几个家伙打轻兰的主意。”

    “她的天赋不错,却并不是很喜欢狩猎。只是因为我这个哥哥报名了考核,所以才一起来凑个热闹。”罗平阳回忆道,“总而言之,做完最后一年的服役,轻兰大概就会退籍了吧。她一直想有一个自己的工坊,我已经帮她在金羽城找好了一间……这类委托的另一个好处,就是从来不缺报酬和额外的津贴,我这个做兄长的,才能负担得起轻兰的爱好和尝试。”

    “想要守护什么的话,不见得需要一直留在它身边,不是吗?”

    “嘁……”舜的脚步不停,稍微调整了一番方向,“光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可不能洗白你们在帕丁村的所作所为。”

    上的血污,顺手塞进了腰囊的内侧。他指了指同样裹着一边手臂的柏邶,“大家都是四星猎人,谁也不会更娇气一些。”

    “这一点上,你们还算是有个猎人的样子。”蓝甲猎人的语气中听不出情绪,“寻常的猎人哪怕受到一次古龙的攻击,只要能活下来,当即就会开始考虑退休了吧。”

    “这句话,我们就当做是赞誉了。”莫林割掉绷带上多余的绳结,将腿甲绑紧,站起身来试了试舒适的程度。

    “当然,只有这一点而已,”舜把脸板起来,“除此之外,你们都和真正的猎人相距甚远。大陆上明明有那么多委托可以做,你们却偏偏选择了最危险的一种——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这里被你们波及的平民们。”

    “还能怎么办?不断地挑战强者,这是最快的变强的办法了。”柏邶一耸肩。

    “挑战更强的怪物就那么有趣吗?”蓝甲猎人质问道,“没错,不断变强的确是猎人荣耀的一部分,但绝不是最主要的。没有能够守护的东西,就是变得再强,也不过是一架有思想的猎具而已——”

    舜怆然一叹。只有通过了工会的全面审核,处在四星顶峰的猎人才能接到晋升五星的邀请。那意味着在猎人世界中更加超然的地位,更加丰富的资源和更广阔的世界,多少四星强者毕生奋斗都只为了那一次的晋升。如今的龙魇小队如此疯狂地接触古龙种,想必也是如此。

    然而对于舜来说,晋升五星就意味着被白萁镇征召,须得听从分会的安排,游走在各大城市之间,再不能长期驻扎于某地。无法接受升阶后的调任,蓝甲猎人成了几十年来唯一一个拒绝晋升的准五星强者:“我将半生的心血都奉献给了自己的家乡,我猜你们甚至没有一个需要守护的东西吧?”

    龙魇众人沉默了几秒,负起武器整备了行装,准备继续赶路。罗平阳抿了抿嘴,沉声说道:“我有个妹妹,她也是个猎人。”

    “她没有和你们一起行动?”舜有些异样地道,“该不会是……她也不认可你们的狩猎吧?”

    “不,我甚至不常和她提起我们的委托——那孩子在猎场上能照顾好自己就很不错了,我不想让她多担心一个人。”重锤手摇摇头,朝身旁的同伴们努努嘴,嘴角泛起一抹调侃的笑,“更何况,我可不能让这几个家伙打轻兰的主意。”

    “她的天赋不错,却并不是很喜欢狩猎。只是因为我这个哥哥报名了考核,所以才一起来凑个热闹。”罗平阳回忆道,“总而言之,做完最后一年的服役,轻兰大概就会退籍了吧。她一直想有一个自己的工坊,我已经帮她在金羽城找好了一间……这类委托的另一个好处,就是从来不缺报酬和额外的津贴,我这个做兄长的,才能负担得起轻兰的爱好和尝试。”

    “想要守护什么的话,不见得需要一直留在它身边,不是吗?”

    “嘁……”舜的脚步不停,稍微调整了一番方向,“光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可不能洗白你们在帕丁村的所作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