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五行御天 > 第1522章:观念不同
    “岂能如此!”卡拉提当然能看得出来戚长征是将狼兽收入神兵空间,大惊之下,顿时惊呼出声。

    在他看来戚长征这个举动太过不智,仙符对噬兽的封印效果短暂,一旦噬兽突破封印恢复自由,神兵空间无法约束拥有穿梭空间能力的噬兽,噬兽一旦穿梭空间而出,戚长征根本躲避不了噬兽瞬移攻击。

    “无妨。”戚长征淡定道。

    对于卡拉提这位天外天仙君,戚长征对他的观感相当不错,热心,仗义,真诚,难能可贵的是他会为你着想,有什么说什么不藏着掖着,和他相处起来就真如和猿青山、二蛋这些生死兄弟相处那般,很轻松。

    “基本可以确定有湖泊的地方,周围山峰存在噬兽的可能性非常大,紫衣你看这座狼兽容身的山峰东面,就有一个湖,它的头部方向也是对着这个湖……紫衣,你再来看这座山,先前因为这座山内有龟兽存在,我没有留意这座山南北两个方向都有湖泊,这样看来长征的分析是对的,龟兽与象兽它们行动路线不同,虽同处一座山内却未发现彼此存在……”

    高悬空中,卡拉提侃侃而谈,他还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坚持。

    这个优点是戚长征不喜欢的,所以他脸黑黑的听着卡拉提一口一个紫衣的叫着。

    三女按照卡拉提所说分散开来去搜寻噬兽,卡拉提还想跟着袁紫衣去,被戚长征拽住不放,他倒没有生气,戚长征很生气。

    “我说卡拉提,你这样有意思吗?紫衣是我道侣,未飞升前就已经是我的道侣,你当着我的面追求她,这是不道德的行为,我把你当朋友来处才没有和你翻脸,你听没听说过朋友妻不可欺,哦,你没听说过,意思就是说朋友的道侣不能觊觎,不能有想法……”

    “此言差矣,紫衣是你道侣不错,但我爱慕她和她是你道侣不冲突,昔年我的仙侣也有其他仙人爱慕,我也会爱慕其他的女仙,我可以和其他女仙结为仙侣,我的仙侣也可以和其他男仙结为仙侣,这都是很寻常的事情。

    长征,我虽然对你不到两百年修炼至道君感到震惊,甚至惊骇,但或许正是因为你修炼时间太短,成仙的时间也太短,你并不了解仙界,就拿你还是一口一声道侣来说便是此因,你还不适应仙界。

    我可以很直白的告诉你,和女仙双修是相互提升实力的一个重要方法,和不同的女仙双修会得到不同程度的提升,站在女仙的角度来讲也是一样的,她们和不同的男仙双修也能得到不同程度的提升……”

    这就是观念的不同,其实戚长征知道卡拉提的观念不单单代表天外天仙人,整个仙界几乎都是这样的,只不过戚长征不是这样,他接受不了这样的观念,他对仙侣的观念就是自家老婆。

    这样谈话没法继续下去,也就是戚长征现在没有把握战胜卡拉提,否则他就会狠狠收拾对方一顿,让他彻底死了这条心。

    抛开仙侣这个话题,聊起其他的事情来还是比较愉快的,三女陆续回来,按照卡拉提所言的方法各自都有发现,接下来的时间便开始分别捉拿噬兽,只不过一连捉了三只噬兽,加上那只狼兽,都没有发现能喷吐噬液的现象。

    于是,又回到龟兽与象兽共存的这座山峰,耐心等到九阳敛去光芒。

    只是遗憾,龟兽没有再露面,赶在九阳完全变成九轮圆月之前回到洞穴。

    没有其他因素影响的话,仙人们的修炼很有规律,入夜前后与天明前后一个时辰左右就是仙人修炼的两个时间段,这点不分那一重天的仙人,因为这两个时间段天灵气最易吸收,是其他时间段所不能相比的。

    事实上在戚长征接触的不少仙人中,他们未飞升前的界域,也相同是在这两个时间段进行修炼,和修元界是一样的,九千界虽各有不同,修炼法门也多有不同,但同样遵循地灵气规律,这两个时间段亦是地灵气最易吸收的时间。

    所以在这个时候,大多数的仙人都在修炼中,两处空间裂缝的仙人们也多处于修炼中,显得安静。

    戚长征今夜却不想修炼,袁紫衣陪着他。

    五人之中,袁紫衣和古巨尔处于阴极境阶段,颜如玉那条冰蟒阴脉就是由他们二人轮换修炼所用,基本上一日修炼一次就足矣抵得上正常修炼两次,戚长征守夜,古巨尔晚修使用冰蟒,袁紫衣便来陪着他。

    最了解戚长征的人始终是袁紫衣,对于卡拉提示好,袁紫衣也感到无奈,她能看出来戚长征欣赏卡拉提,不会因此厌憎对方,但对于袁紫衣来说,尽可能不与卡拉提接触才能尽量避免心眼不大的道侣不开心。

    戚长征在练刀,用噬兽练刀。

    一共捉了四只噬兽,一只狼兽一只蝠兽,另外两只略高一等级的犀兽,犀兽没有研究价值,戚长征便是将一只犀兽扔进空间分割的通道内练刀。

    琅琊斩、狼牙刺、獠牙三招轮番施展,在犀兽身上留下一道道刀口,偶尔也会使用防守一招狼图腾,承受犀兽强横冲撞,再三确认这只犀兽没有喷吐噬液的能力,到了最后便是无势一刀彻底斩杀犀兽。

    接着便是用第二只犀兽练刀。

    一连斩杀两只犀兽,戚长征也使用了两次无势一刀,袁紫衣便来到他身后。

    抓出第三只低等蝠兽,戚长征调笑道“几次双修实力突飞猛进,连续施展四次无势一刀都不带喘气的。”说着话,便是再度劈出无势一刀,将蝠兽一分为二。

    袁紫衣只是含笑站在一侧。

    第四只狼兽扔进空间通道,戚长征脸色略减苍白,三次无势一刀还是消耗了他许多仙力,凝神静气,在狼兽瞬闪而来之际一刀劈出……

    袁紫衣清理噬兽尸首,回来后施了几道净化术,给戚长征重新扎好发髻,沏壶茶。

    戚长征很喜欢这样的氛围,叼着烟做大爷。

    有时候他也会嫌长发麻烦,净化术能净化污秽血迹,可却不能为他扎发髻,他自己也扎不好,不过袁紫衣却喜欢他留长发的样子,那也就心安理得的享受。

    喝着茶,戚长征说“过去三天,不知道下一轮噬兽何时出现,白日不外出了,入夜前再去转转。”

    袁紫衣说“好啊,我和你一起去。”

    戚长征笑道“你就是不放心我,怕我自己钻入山体内,我又不笨,知道里边另有一头象兽还会去啊。”

    “那可不一定。”袁紫衣含笑道“我信不过你。”

    “好吧,你是对的,有时候我也信不过自己。”戚长征拿起一个仙果啃着,“我想小白了。”

    “我也挺想彩衣。”

    “有时候想想命运真不是个玩意儿,小白和彩衣在修元界多好,成双成对的,飞升了,成了狗屁圣尊,却是不能在一起了……你说他们在天坛作战能行吗?”

    “他们接受传承,实力提升不能以常理论,出关相见,彩衣便能与仙君相当,那时她还未完全吸收圣灵丹,大半年过去,兴许已能与道尊相提并论。”

    戚长征点点头,类似的情形他也有听戚小白提及,“没有消息传来就是好消息,只是会想念他们。”

    袁紫衣安慰道“等我们晋升阴阳极境便去找他们。”

    戚长征点点头,心里掠过一团阴影,他能判断阴后放弃让他舍身唤醒大帝,但他无从揣摩天帝想法。与诸葛鬼谷最后一次交谈,对方言语之间透露天帝的无奈,可在西华娘娘那里见到一幕幕画面,让他很难相信天帝不会再来一次噬子行为,身为帝尊这同样是无奈。

    何况推测终究是推测,依据阴后的决定推测而来,虽说阴后将要通传仙界剥夺他大帝后裔身份,可事实上到了现在没有半点风声传来,戚长征也判断不出所谓通传是通传到哪一个层面。

    阴后留给他的那块玉简,他分析所得是阴后希望他早日提升境界,但往深层次考虑,未尝没有另一层更可怕的信息在里边。不能排除等他晋升阴阳极境之后,天帝噬子,而他也将成为唤醒大帝的工具。

    阴阳极境就是一道分水岭。

    这些日子戚长征其实一直都有在思考这个问题,只是没有走到那一步之前他也无法判断事态会往哪一个方向发展。

    他不是诸葛天师,无法预见未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能活下来当然完美,但他也做好为大帝献身的准备,毕竟不论如何,他再自私也罢,无法阻止混沌轮回演变,到头来所有的一切都将化为虚无,包括他的后代。

    这个觉悟他还是有的。

    “我距离阴阳极境只剩下最后一步,你可不如我,修炼去吧,争取早日追上我。”

    袁紫衣轻笑道“当下我的进度要比你更快,追上你迟早的事,不急在这一时,我等古巨尔结束修炼。”

    戚长征回头往内洞方向看了一眼,怪笑道“我估计今夜古巨尔可没有那么快结束修炼,你没见到适才他与布尔吉诺一同前去修炼的吗,你要是等他结束修炼,怕是要等到晨修。”

    袁紫衣白了他一眼,“只当你观察入微吗,要不我岂会在这里陪着你。倒是你,观察外人仔细,却忽略了如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