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短刀行 > 第四十二章 喜讯
    严重幽幽的醒转,只觉身下绵软,周身暖洋洋的,身子底下却有寒气不断透上来,还在微微的摇晃着,似是躺着在张摇椅上一般,自己正仰天躺着,对着星空,满天的星光闪烁,海潮声不绝于耳。

    转头望了望四下的环境,严重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块浮冰上面,会觉得绵软,全是因为凝结在一起的气丝将自己托了起来,白若霜雪的气丝裹得自己跟个木乃伊似的,就露出了个脸,全身仍是刺痛难当,动念想要坐起,却发现微一动弹,牵动了伤势,更是疼痛,如千万根针同时扎刺一般,身躯的骨骼似乎都碎了。

    天蚕诀还在修复着躯体所受的伤害,但受伤颇重,饶是天蚕诀神效,要接续骨骼,一时半会也是没办法痊愈。

    严重吁了口气,已经很久没受过重伤了,这感觉分外让人不爽。

    “你昏过去的时候,我们就接管了身体,把情况跟白天书他们说了下,叫他们来援救了,不过不知怎么的,他们还没过来。”严白舞冒头说道。

    “我昏了多久?”严重问道。

    “也没多久,20分钟左右吧。”严白舞答道。

    “谢云流呢?”严重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跑了,不知道逃哪去了,估计他的状况不会比你好,他最后使出的招式应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不然他早该用了。”严白舞答道。

    “我们当时都没办法动弹,只能随着水流上浮,我觉得吧,谢云流用出了那招肯定是自顾不暇,才会逃得那么快,不然绝对要过来把我们弄死。”韦青青青道。

    “可惜了.......唉.......”严重叹息了声,好不容易把谢云流逼到绝境,没想到他还有逃命的法子。

    “NPC要恢复比我们慢多了,谢云流就算在茫茫大海上逃出了生天,要调养伤势,又要驱除森罗万象的真气,短时间内,他是没办法出来搞事了,严重你抓紧时间修炼上去,下次再碰上的时候弄死他。”严白舞道。

    “恩。”严重点了点头,这么躺着看星星实是寂寥得很,四周除了波涛的声响再没有其他的响动,所幸海面还算平静,没什么风浪。

    虽是不能动弹,严重心念动处,还是能借着天水神功引动周围的水流,要漂回去诸神岛是可以做到的,离诸神岛应该不远,但严白舞都说了联络了天书他们,严重也不想去费那力气,免得他们又要花时间找自己的下落。

    正和严白舞,韦青青青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严重就听到一阵沉闷的水响自远方逼近,似乎有大型的鱼类在水底下活动,严重心头一紧,这当口要碰上什么凶猛的大鱼可不是什么好事,身体都还没恢复过来,只能以天水神功操控水流寒冰对付,要是被大鱼撕咬一阵还真不好玩。

    哗啦啦一阵水响,严重急转头望去,顿时松了口气,那是一艘通体乌黑油亮的梭形船只破水而出,浮上了海面,这船只与谢云流逃走的时候乘坐的那艘一样,谢云流当然不可能又跑回诸神岛夺了艘船回来,会坐这船过来只可能是白天书他们。

    船只调换了下方向,尾部的船舱门向上升起,被诅咒的阿强爷出现在舱门边,“嘿!严重你还蛮悠闲的嘛。”

    “换你来试试咯。”严重没好气的道。

    “傻强走开!你挡住路了!”船舱里响起了白天书的大叫声。

    被诅咒的阿强爷赶紧跳了出来,飞掠到严重置身的浮冰上,“怎么样?受伤很重啊?”

    “骨头都断了,动都动不了,你说重不重?”严重道。

    “果然是很严重。”被诅咒的阿强爷笑嘻嘻的在严重身旁蹲下,从怀里摸出疗伤丹药往严重嘴里塞去。

    “靠!我又不是内伤,吃药有喵用啊?”严重郁闷的摇头拒绝。

    “嘿嘿,我以为你受了内伤嘛,谁让你那么勇,谢云流都跑了你还追过去。”被诅咒的阿强爷笑呵呵的收起了药瓶。

    白天书掠了过来,“先把严重带回去再说吧。”

    被诅咒的阿强爷答应了声,与白天书一起将严重抬了起来,这一动作,又让严重疼得一阵呲牙咧嘴,伤势虽是在天蚕诀的治疗下好了些,还是疼得厉害。

    回到了船舱里,俩人把严重放在了一侧的长椅上,来的还不只他们俩,操控船只的是严重没见过的一个青年,叫南宫剑,他也跑了过来探看严重的伤势。

    严重打量了下南宫剑,他的面容十分的憔悴,头发也是蓬乱,盘结在一起,似乎很久没有梳洗过,他的神情却是一片的欣喜。

    “见过恩公。”南宫剑对着严重抱拳一礼。

    “你好。”严重回以一笑,现在这副模样严重实在是没办法还礼。

    “你就不用行礼了,快去开船吧。”被诅咒的阿强爷道。

    南宫剑连忙答应了一声,跑去了船头。

    严重听见一阵机括之声,然后船只下方传来了海水涌动的声音,听那声响海水似乎灌进了船底,却是一点都没有渗进船舱内,能感觉到船在慢慢的下沉。

    这船居然是在水下能够行动的,让严重大感奇异,这算是武侠版的潜水艇了吧?

    船只沉下去了一些,就停了下来,严重估摸着就是在海面下没多深。

    船头那边传来了踩动踏板的声音,船只动了起来,迅速的向前驶去。

    “诸神岛在这方面还蛮厉害的,这是他们的铁木舟,船身全部没入水下走得还快些。”被诅咒的阿强爷道。

    “那在水底下的呼吸问题怎么办?”严重问道,可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一样,在水下也能呼吸的。

    “用这个咯。”白天书打开了船舱边上的一个柜子,取出了两个椭圆形,通体白色,像气球一样的东西,那玩意束口的地方安装着一圈像鱼嘴一样的皮碗,造型颇为古怪。

    “透不过气的时候就用这东西缓解一下,说实话,我也想不通这东西是怎么储存氧气的,据说是用一种奇异鱼类的鱼鳔硝制而成,长时间航行铁木舟还是要浮出水面让空气流通的,不能总在水下,也潜不了多深。”白天书继续说道。

    “这么短的行程也用不上,我们可是会内功的,闭气都能闭好久。”被诅咒的阿强爷道。

    “你们怎么花了这么久时间才过来?”严重对那鱼鳔也不是那么感兴趣,对自己都派不上用场,只是有些赞叹诸神岛中人的奇思妙想。

    “南宫殿主求我们先搭救了他的家人,才让他儿子跟着我们一起过来,不然我们也没办法搭乘铁木舟,要出去诸神岛外动用巨鲸舟还要更多的时间。”被诅咒的阿强爷解释道。

    “南宫殿主的家人都没有遇害?”严重问道。

    “没呢,大概听南宫殿主说了下,谢云流要借助他家传的华佗神经将渗入他血脉中的奇异真气去除,才留下了他妻儿的性命要挟他,不过他们南宫家的几位老祖就被杀掉了,谢云流对付南宫家的老祖们也受伤不轻,还在调养疗伤,我们就恰好跑过来了,算是赶得巧了。”被诅咒的阿强爷道。

    “难怪他弱了那么多。”严重恍然。

    “可惜在这情况下,你还是没有干掉他。”被诅咒的阿强爷道。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差点就跪了。”严重唏嘘的叹了口气。

    “以后总有机会推死他的。”白天书笑了笑。

    回到诸神殿,严重被送到了一间静室内养伤,希望盛殿,风雨同路,长风破浪三个帮会的成员也齐皆通过了迷雾之障,上了峰顶会合,诸神殿变得热闹非凡。

    漂泊书生他们是收获颇丰,凭借着骊珠,所有人都过了迷雾,一进入石屋群落,就遭到了大批傀儡的袭击,那些石屋中隐藏着许多诸神岛的人,俱都被炼制成了傀儡,漂泊书生等人经历了一番苦战,才将他们拿下,操纵傀儡的魔相宗门人也全部清理一空,没有严重的黑手光环在,出了不少好东西,除却装备,还出了许多武功秘籍,让三个帮会的玩家们都开心异常。

    众人聚集到诸神殿山脚下,正在研究破解机关,就见山壁上机关启动,门户洞开,唐千里和言九公带着几个魔相宗的门人都来不及退回去,就被数不胜数的攻击淹没,死得憋屈无比。

    漂泊书生等人接的任务也找着了线索,伊东太郎和真田大作两个倒霉鬼是被魔相宗操控傀儡袭击,与属下一起被掳掠上了诸神殿,成了谢云流练功的养料,严重他们与谢云流一战的密室中,见到的那些尸身,就是被抽取了全身气血的伊东太郎跟真田大作以及他们属下的遗体。

    这一趟冒险,最开心的还是多情豹子头,他从南宫远那里得到了铁木舟的制作图纸。

    天色已晚,不方便继续出海,南宫世家历经大劫,死伤惨重,劫后余生的南宫远一家子也提不起心思招待众人,漂泊书生与书书,多情豹子头几个帮会的高层聚在一起商议了下,打算先下线休息,明日再启航。

    按得到的海图路线,从诸神岛去扶桑要近些,蝙蝠岛还要更远,漂泊书生提议先跑一趟扶桑交任务,再转道前往蝙蝠岛,这个提议也得到书书他们的赞同。

    严重从白天书那里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蛮开心的,去扶桑刚好可以借机会去探望一下白衣人,他现在应该还是在那边潜修。

    休养了一段时间,伤势还没完全痊愈,严重也没放在心上,这个事情让严白舞他们半夜继续就好了。

    退出了游戏,严重就见霁雨端坐在梳妆台前,表情还蛮奇怪的,似乎有些欣喜也有些忧愁。

    严重疑惑的走上前,拉过椅子坐下,将霁雨拥进怀里,“老婆,怎么了?”

    “怎么说好呢?”霁雨咬着下唇。

    “有什么就说呗,你是不是怪我最近老是顾着自己玩游戏,都没怎么陪你?”严重道。

    “不是。”霁雨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只是有点慌乱,心情好复杂。”

    “到底怎么了嘛?”严重满头雾水的问道。

    霁雨踌躇了会,“我那个这个月没来,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之前我那个都很准的。”

    老婆虽然说得含蓄,严重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顿时恍然大悟,“老婆你是说你可能有了?”

    每次为爱鼓掌的时候是有在体外避孕,但情到浓处,有时也会不那么及时,严重都没戴过雨衣的,还真是有那个可能。

    霁雨点了点头,“恩。”

    “那是好事啊。”严重喜上眉梢,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可我不想那么快,事务所那边都才刚起步。”霁雨幽幽的说道,“想到要做妈妈了,我又觉得好害怕。”

    “怀胎十个月呢,事务所的事情可以慢慢来嘛。”严重在霁雨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明天我们就一起去医院检查下。”

    “这事还没确定,先不要告诉爸妈吧。”霁雨道。

    “恩。”严重紧紧的拥抱着爱妻,心中满满的洋溢着幸福感。

    次日清晨,严重一大早起床,拉着霁雨就往医院跑,顺便发了个信息给白天书,通知他自己暂时不能一起出海了,游戏里的事情,总没有现实那么重要,何况是夫妻俩可能有了爱情的结晶。

    一如霁雨的猜测,她真的是怀上了,严重开心得不行,当即把这喜讯告诉了爸妈,严爸严妈也是惊喜异常,老妈比严重还紧张,让霁雨接了电话,嘱咐霁雨好好养胎,并一再叮嘱严重要照顾好老婆,少玩点游戏。

    严重完全提不起心思上游戏,乐呵呵的跟着霁雨跑前跑后,让霁雨倍感甜蜜的同时,也觉得严重反应太过激了。

    中午严妈回来的时候,是大包小包的拎了回来,像搬家一样,补品一类的是数不胜数,连婴儿的衣服都买了不知道多少,严爸更加夸张,直接带回来了一张婴儿床,婴儿车,学步车也全部买了,还有一大堆玩具,让严重都觉得爸妈也太心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