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工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你确定他是钳工(上)
    第一百七十八章 你确定他是钳工(上)

    砰砰砰砰!

    一连串响起来的枪声,让船长很是不解,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情了?哪里打枪?”船长通过全船广播用英语大声的质问着:“我再说一次,不许在船上玩枪,那批枪是我们大客户的。而且这里还在南华夏海,不要惊动华夏警方!”

    这艘船的确是运货的船只,有一批货从符拉迪沃斯托克那边上了船,要经过南华夏海经过马六甲运到非洲某个国家。中途在某地休息一下,带上郭泰来只是顺路的事情,这种事情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干。那个集装箱客房,可不是新的。

    一听到AK熟悉的枪声,船长就以为是某些耐不住性子的船员又拿着这趟货里的样品在扫射了。长期在海上生活,这种烦躁是免不了的,特别是这次因为某些事情耽搁已经有两个月没上过岸,船员们用各种方式发泄都是常事。

    但这次过分了,公海上的话,打几枪没关系。反正发现有检查的把枪往海里一扔就行。可还没出公海,要是被华夏海警船发现了,那可是麻烦。还好,船长在骂了一句之后,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船只,这才放心。

    前面的甲板上没看到有人,开枪的肯定不是在前甲板上。船长通知了一遍之后,就再没听到枪声,也放下心来。

    哒哒哒哒!

    船长才刚坐下没多久,就听到了一连串低沉的枪声。这是一梭子连发,而且不是在露天的地方,听声音,好像是从船舱里传出来的。怎么回事?

    “三号,我们的客人怎么样了?”船长起了狐疑,按下某个通话器,冲着对面问道。

    “还在卫生间里泡澡。”监控那边连声音都懒得开,直接汇报道。

    郭泰来才刚上船,上了大号吃了东西泡个澡不是很正常吗?据说这货睡了一夜,这会应该正精神,谁知道他要泡多久?

    船舱里,郭泰来轻轻的关上了一个舱室的门,旋转扣好。里面是昨天晚上那几个混混的尸体,现在每个人身上至少都中了一枪,鲜血流了一地。

    刚做好这些,郭泰来猛地单手持枪,向着前方通道上猛烈的开火。

    三个西装枪手,刚从舱室中出来,就被迎面而来的一连串子弹打穿,全身颤抖一番后,倒在了通道中。

    一个西装枪手在舱室中,靠着墙,手拿着手枪,指着舱室的门口,小心的屏着气,只等门口出现人影,就一连串的乱枪打过去。

    砰,墙面上突然弹出一根长长的金属条,准确的将靠着墙的枪手钉在了墙上。枪手至死都没敢相信,那根金属条是怎么刺穿了一厘米厚的钢板将他钉死的。那可是一厘米厚的钢板,一般的手枪都打不透的啊!

    郭泰来缓缓的走到舱室门口,这个舱室里面已经没有活人。郭泰来脑袋刚从舱室里收回,砰,一声枪响,郭泰来的肩膀一震,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传来,中枪了!

    “我打中他了!”一个家伙抄着英文兴奋的大叫了一声。

    回应他的是哒哒哒连续的三枪,郭泰来的手几乎是反射一般的击中了对方稍稍露出来的小腿,在他中枪倒地露出脑袋的时候,一枪轰破了他的脑袋。

    是约翰身边的那个带枪的老外,刚刚藏的很好,郭泰来关注舱室的时候没有注意,被他一枪击中了肩膀。

    只不过,已经死了的老外并没有看到,郭泰来肩膀中枪的地方,肌肉缓缓的蠕动着,一颗已经略有些变形的手枪子弹被干干净净的推了出来,当啷落在地上。流淌出来的鲜血,一点一点的收缩进了体内,中枪的地方表皮飞快的生长,很快就将所有的血液都封在了体内。

    里面受伤的肌肉和其他组织并没有马上痊愈,郭泰来现在刺激细胞生长自愈并没有这么快速,但是郭泰来却已经完全不会被影响,因为神经系统已经察觉不到这里的疼痛。

    甲板上郭泰来杀了七个船员,舱室这边,混混们都已经死了,西装男死了四个,老外死了一个,还差三个西装男和约翰。船长室和监控那边还有几个,应该是正在开船的,现在已经感觉不对要冲下来了吧?

    一个西装男猛地飞扑了出来,估计是听到那个老外叫的打中了郭泰来,想要来个空中射击将受伤的郭泰来干掉。

    可惜,他的动作还不够快,当他看到了郭泰来的面孔,还没来得及惊讶和将枪口指向郭泰来扣动扳机的时候,AK的子弹已经飞到了他的额头。

    砰,一个空中爆头,尸体撞在对面的通道壁上又软软的摔在地上。又少了一个。

    郭泰来从容的换了一个弹匣,慢慢的走上前,将死去老外的手枪踢到了远处。还好,这些家伙没有在自己睡觉的地方准备手榴弹,否则也是个麻烦。

    脚下无声的一转身,郭泰来走近了刚刚飞扑出来的西装男的舱室。进去的同时,枪托就抡了起来,向着右边门后狠狠的砸去。

    砰,一声枪响,以及一声硬物相撞的声音,一具脑袋被砸破的尸体软软的倒了下来。刚睡下被惊醒,还没来得及穿好衣服的其中一个西装男,也被了结。

    走到和隔壁舱室相邻的墙边,郭泰来伸手,缓缓的画了个大圆圈,准备好AK之后,猛地一脚踹出。

    一块硕大的钢板,本来只剩薄薄的一层皮和周围连着,被这一脚踹飞,直接砸到了那个舱室里一个人影的身上。

    哒哒哒,郭泰来一个短点射,打翻了旁边那个正打算开枪往门口射击的人影。然后才调转枪口,一枪打在被钢板压住的那个人持枪的手上。

    运气不错,被压住的正是郭泰来想要找的约翰。郭泰来也没有丝毫的怜悯,一枪托砸在了他的另一只完好的手上,听到了一声惨叫之后,这才伸脚将那块钢板挑开。

    “早上好啊!约翰!”郭泰来枪指着约翰,看着约翰那张惊慌无比却又充满不可思议表情的脸,笑了笑说道:“我吃完海鲜后忽然想起来,早上醒来的时候忘了和你说一声早上好了,所以现在过来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