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工 > 第二百八十九章 针灸麻醉太荒谬了(下)
    说是晚宴,其实就是一个很小型的聚餐,总共加起来也就不到十个人。程总作为主人,向双方各自介绍了身份。程

    总的贵客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比郭泰来的父亲还要大,看起来状态不错,很精神的一个大叔。程总没介绍他的职业,只说他是安德森先生。

    安德森先生肯定是个富豪没错。程总的贵客,加上还能承受郭泰来这种变态的价格,有钱是必须的。

    主治医师是波士顿丹娜法伯癌症中心的一位资深专家,他对于自己的客户要远渡重洋来到华夏这个地方其实是十分不满的,特别是安德森先生要接受华夏的中医针灸麻醉,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般。

    过去的几十年中,who于1979年就曾经在华夏京城召开过针灸针麻座谈会,对针灸疗法的临床应用、适应症以及在全球推广问题上进行过深入讨论。从此以后who也陆续承认针灸可以治疗一些慢性疼痛,但是应用在手术中的麻醉却从来没有承认过。

    华夏倒是搞过一些针灸麻醉,但大部分都是靠着药物辅助实行的半麻,离开药物根本不行。或者严格的说应该叫针灸镇痛,而不是针灸麻醉,和西医理解的麻醉有很大的差别。这

    样的忽悠人的手法,竟然骗到了自己的客户?不过,主治医师也理解自己客户的想法,当没有更好的办法的时候,肯定是随手抓救命稻草,抓到一根算一根。唉!“

    程总,不是说肝部囊肿吗?”郭泰来有点意外:“怎么变成癌症了?肝部囊肿大部分可以不用治疗的。”

    “那可能是我理解错误。”程总又不是医生,对这些知道的也不多,把囊肿和肿瘤搞混了也正常。“

    泰勒先生,恕我冒昧。”主治医师面对郭泰来的时候,倒是还保持着风度,没有直接把他当成是骗子,而是很认真的问道:“安德森先生的肿瘤还算是初期,及时切除的话应该能有很好的效果。但是,我必须为我的患者负责,所以,我想确认一下,你真的可以让安德森先生不使用药物得到麻醉效果?”

    “是的,我可以。”郭泰来用纯正的英文回答道。现在他已经可以熟练和人进行日常对话了。“

    据我所知,你们中医很多内容都是骗子。”主治医师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他带着的助理却接过了话头,用一种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或许,泰勒先生以为我们的患者是那种可以随便骗一骗的华夏土著?”“

    土著?”郭泰来眉毛一挑,反问了一句。这家伙一口嘲讽的语气,这是针对自己来的?“

    不是吗?”助理笑着反问道。

    “华夏有医生历史的时候,美国还没有地理吧?”郭泰来冷笑着回应了一句。

    说话的时候,郭泰来的目光并没有看着那个助理,而是看着主治医师。一个助理在这个时候插话,还说的这么难听,没有主治医师点头,他敢这么放肆?别说美国人在哪里都是人人平等,所以就可以没大没小的乱说话,跟着老板的时候,还不是听老板的?

    “如果泰勒先生指的是你们的电影当中的‘点穴’的话,那未免也太可笑了。”助理并没有偃旗息鼓,而是不依不饶的追问道。说起点穴两个字的时候,他是用的一种不熟练的中文发音,十分的别扭。不过,意思表达的很到位,完全没有误会:“用一根手指就能让对手不能动,这太荒谬了。”

    “no,并不是。”郭泰来摇摇头,直接回答了助理的问题。“

    也就是说,你承认你是个骗子?”助理听到郭泰来的回答,立刻惊喜万分的说道。“

    我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郭泰来看了看主治医师,又转头看了看安德森先生。

    安德森先生听的很认真,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郭泰来却明白了,主治医师并不相信郭泰来可以做到无药物麻醉,安德森先生恐怕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程总是他的合作伙伴,哪怕为了给面子也不得不来,但并没有把郭泰来当成是唯一的救星。助理问出这么难堪的问题是主治医师授意的,但何尝不是安德森先生的意志呢?“

    我想,安德森先生远道而来,也是抱着希望而来的。”郭泰来这次不再面对主治医师和他的助理,而是面对安德森先生伸出了手要和他握手。这

    是被说破了骗局想要离开?安德森先生伸手握住了郭泰来的手,正想要说点什么,郭泰来却抢在了前面。“

    如果你信任你的合作伙伴,那么就信任。如果你不相信,有怀疑,也可以直接说出来。”郭泰来握着安德森先生的手很认真的说道:“没有必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试探,你们美国人不是讲究直来直去吗?”安

    德森先生略有些尴尬,他是照顾程总的面子所以才这么拐弯抹角的,但被郭泰来说破却是另一回事。

    “另外,安德森先生,你肝脏左下角的那个六厘米大小的囊肿问题不大,麻烦的是你中部和右上方的两个肿瘤。”郭泰来笑着冲安德森先生提醒道:“特别是中间那个,虽然尺寸小,但是是恶性的。包裹在肝脏中,可能一下子看不出来,开刀做手术的话,需要切除一部分肝脏。胆囊结石有点严重,胃部和十二指肠也有严重的溃疡。您以前是打过仗吗?脊柱旁边居然还卡着一颗弹头,恩,762mm的m43弹头,ak47击中的?应该是流弹,看样子应该有二十多年了,你居然能忍这么久,佩服。”竖

    着大拇指,郭泰来连连表示佩服。可他这一席话,直接让安德森先生都听呆了,旁边的主治医师更像是见了鬼一般,瞠目结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好消息是安德森先生你的肝脏肿瘤细胞还没有扩散。”郭泰来笑着说道:“坏消息是,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做到无药物麻醉的话,你就只能维持现状了。当然,胃溃疡可以吃药治好,你不会连治疗胃溃疡的药物都过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