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章 make a change(2)
    (二合一更新,求推荐票、求月票。)

    糖水店二楼的静谧被颜亦童一声比一声高的“加油”给打的粉碎,顿时不少客人都看向了成默他们这个方向,付远卓龇牙咧嘴的用手挡住了侧脸,宋希哲也将头转向了另一侧,避开了一众看神经病的视线。

    只有成默若无其事的吃着他的桃胶炖奶,颜亦童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在公共场合有些情绪过于激动了,站了起来迎着一众视线敬了个礼,“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扰到大家.....”

    见一个女生主动起来道歉,周围的一些学生也没有继续围观,只是认识付远卓的一些长雅学生还是忍不住面带着一众莫名的笑,在窃窃私语的议论着什么。

    颜亦童注意到了那些带着优越感的取笑,双手叉腰瞪了付远卓一眼,“喂,副作用,把手放下,遮什么遮,大气一点,你可是要竞选学生会会长的人,学学人家成默,多从容镇定,多临危不惧、多安之若素、多稳如泰山.....”

    付远卓无奈的放下手,“颜亦童,请你坐下,对于背成语这种事情我墙都不扶,就服你,实在太秀了,一顾倾人城叹你眉清目秀,蓦然回首没想到你如此内秀,社会主义接班人就属你最优秀!”

    “哼!知道本小姐我优秀就好.....”颜亦童坐了下来,转头看着成默说道:“军师大人,现在已经选好了竞选口号了,下一步我们该做什么?”

    成默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竞选计划,“你们先把这份竞选计划看一看,然后我们马上就开始做第二件事情....只有两个星期,时间实在很紧迫,我们必须争分夺秒.....”

    付远卓“哦”了一声,将竞选计划拿了起来,认真的看了起来,一旁的宋希哲刚开始只是稍稍扭着头,用余光去瞟,后面干脆把头都伸了过去,凑在了付远卓的肩膀上,越看眼睛睁的越大,连嘴巴也合不拢了。

    这表情就表达着两个字——震惊。

    昏黄的灯光给白色的A4纸镀了一层明亮的金色,糖水店里弥漫着香甜的气息,周围那些小声的议论并没有消散,但对于付远卓来说,那些轻视和好笑的目光已经无关紧要了。

    他感觉自己已经被这份计划给完全点燃了,原本他相信成默能帮他完成竞选,只是一种盲目的近乎自我安慰似的相信,但这一刻,这一份完整的竞选计划,让他的相信变的确实起来。

    付远卓看完两页计划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摇着脑袋,惊讶的看着成默说道:“成老师,你可不可以告诉你为什么这么吊!实在太爆炸了!这么天才的计划都能想的出来!请允许我为你转身,为你爆灯,为你打CALL日夜不分.....”

    成默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的,淡淡的说道:“这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只要多看几本欧美总统的传记,多关注实时新闻,就能知道该怎么做,那些经验就在那里,关键在于你有没有兴趣了解。”

    跟着付远卓把计划书看完的宋希哲,表情也从开始的轻视,变成了严肃,如果说执行的好的话,这份计划的可行性确实很高,当然这其中还有不确定的因素,付远卓的发挥以及于俊山的应对,这两者决定了最后的竞选结果。

    但不管怎么样,如果真按照这份计划操作的话,付远卓竞选成功的可能性非常高,至少.....不会输的很难看。

    要知道就在刚才,他依旧觉得这一切都只是一个玩笑,答应帮他们做网站,只是因为不想过分的得罪成默和付远卓,再说有钱可赚,何乐而不为。

    但现在宋希哲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起来......

    不过仔细一想这份计划书,宋希哲看着他对面成默安静的面容又觉得有些惊恐,自己的对面坐了一个什么妖孽?

    ——————————————————

    四个人走出糖水店,炎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天边的夕阳像是流油的咸蛋黄,高高的电视塔耸立在青色的岳麓山的山顶。

    成默边向学校的方向走去边说道:“那宋希哲你今天晚上就先把网站搭起来,关于版面美工还有网站内容,我们这两天把它填充进去,所以这一个星期大家都会非常忙,我觉得要是可以的话,最好我们三个男生晚上都别回去了,在学校附近租个地方住两个星期,好随时可以沟通.....”

    付远卓和宋希哲还没有说话,颜亦童就用手指戳了下成默不满的说道:“喂!干嘛把我排除出去?”

    “你是女孩子啊!不方便!”成默看了颜亦童一眼理所当然的说道。

    颜亦童扁着嘴说:“怎么不方便了?找个大点的房子不就行了吗?”

    付远卓插嘴问:“大房子是没什么问题,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住万大酒店,那里离学校也没有多远,可你爸妈能允许么?”

    颜亦童暗中咬了咬牙,坚定的说道:“我爸妈那里我能搞定.....反正我不管,我要和你们一起.....”顿了一下颜亦童指了指宋希哲凶巴巴的说道:“你有没有意见!”

    宋希哲连忙摇头加摆手,“我没....意见.....不过我自己这里有点问题,我要跟老师怎么解释?我是住校的!”

    付远卓拍了拍胸脯,“这个交给我了,我帮你摆平宿管老师。”

    颜亦童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随后又看着成默说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意见?”

    成默脑海里闪过了颜复宁那张邪魅的脸庞,犹豫了一下,刚准备说话,颜亦童就抓住了他的胳膊,假装生气的说道:“不许你有意见,有意见也不能说,说了我也不听,反正不能少了我....”

    此刻她的样子就像是故作矜持的摆出一副傲娇脸孔的小猫咪,但下一秒,颜亦童就摇晃着成默的胳膊,嘟着嘴撒娇道:“....军师大人,我可懂事了,我跟你说我会收拾屋子,我会打扫卫视,能给你们跑腿买饮料,能帮你们做饭,您累了,我还可以捶捶背,捏捏肩.....这么勤快的小丫鬟,您去哪里找啊.....”

    付远卓咳嗽了一声,用领导腔一本正经的说道:“咳!咳!颜亦童同志你得注意形象啊!本人坚决反对你这种撒娇卖萌,乱扔狗粮的行为!我们付远卓竞选志愿者小组,是一个纯洁的小组,是一个有理想的小组,决不允许你这样败坏风纪,腐化我们的重要干部成默同志的行为!”

    颜亦童冷笑道:“付远卓同志,以前有一位同志说话也像你这么.....没大没小,但现在他的坟头草已经一米多高了.....哦!对了,不知道同学们对某位要竞选学生会会长的同学的女装照感不感兴趣?”

    付远卓立刻就怂了,“行,行....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但我觉得....做饭还是算了吧!我们叫外卖多好,还不需要麻烦您老人家洗碗!再说了.....吃狗粮齁不死人.....吃你的饭......我还想保住我这条狗命啊!”说完春光灿烂的付远卓就躲到了成默的那一侧,付远卓的脚够不着的地方。

    颜亦童刚准备对付远卓实施残暴无情的“夺命三连击”——抓挠踢,看到了成默没有什么表情的脸,立刻收起了咬牙切齿的样子,哼了一声道:“本贤良淑德温柔可爱的宇宙无敌美少女不和你一般见识,且饶了你一条狗命.....”

    付远卓“哈哈”一笑,冲着颜亦童挤眉弄眼的说道:“正所谓一物降一物,颜亦童你也遇到克星了吧!”

    “克你个大头鬼类!明明是月野兔遇到了夜礼服,小樱遇到了小狼!”

    桃子湖泛着微波,成片的荷叶在清风中起伏,颜亦童欢快的声音在风中飘的很远.....

    ————————————————————

    宋希哲回了学校,付远卓和成默还有颜亦童去师大体育馆那边开车,今天成默没有拒绝付远卓送他的请求,这是他应该获得待遇,没有理由不享受。

    颜亦童搬着手指叽叽喳喳的说着要准备些什么零食,还要买什么速冻水饺和速冻牛排,一个劲的问成默有什么忌口的没有,好像他们就已经正式住到了一起一样。

    付远卓则一直拿着手机在网上找房产中介的号码,联系了两家,十分夸张的说道:“只要条件合适,买下来也行。”

    等上了车,付远卓才把电话挂了,转头对成默道:“要我去看房子这事肯定来不及,我联系了几家中介,交给我爸的秘书去处理了,他说明天上午搞定,拍好照片让我们选。”

    成默系好安全带,淡淡的说道:“房子这个不关键,其他的事情我可以帮你把关,但你知道的,有一件事,你必须靠你自己。”

    付远卓按了红色的启动按钮,蓝色蛮牛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他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一定会把演讲练好的....只是.....”

    “只是什么?”成默转头看着付远卓把方向盘握的很紧,表情有些纠结。

    “只是我觉得.....这样赢了竞选,可那样真的是我么?连演讲稿都要麻烦你写.....”顿了一下,付远卓叹息着说道:“我其实一样还是挺没用的啊!”

    坐在后排的颜亦童挥了挥手。“喂!喂!领导的稿子不都是秘书写的么?你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付远卓一脸严肃的说道:“是!我知道.....可我想到上学期期末考试也是靠作弊才能得到第二名的,结果我爸还送了我辆车,我有些时候居然还觉得那个第二名真是我自己获得的.....但今天....我觉得我应该反省一下这个问题.....”

    车窗外的引擎声从稍稍有些起伏不定,变的平稳起来,天边的晚霞在燃烧。

    成默没有直接回答付远卓的问题,反而问道:“付远卓,你想过你将来想要做什么,或者说你的理想是什么没有?”

    付远卓没有想到成默开口居然问的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楞了一下,“这个.....说实话.....我真没有想过,很大概率是回来在家里的公司工作吧!”

    成默点了点头,“那就是要从商了。”

    “说真心话,我这人挺没理想的,甚至想过以后把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去管,我躺在家里混吃等死就好了,反正钱这辈子是怎么都花不完了.......”顿了一下付远卓自我解嘲的说道:“是不是很没有出息?”。

    成默摇了摇头,“有没有出息只是别人给你贴的标签,你不为别人和活,不需要介意别人的看法.....实际上世界上像你这样想的人才是大多数。”

    “简单的来说,我们可以把世界上的人生哲学分为三种,从积极到消极排列,分别是:理想主义者,机会主义者,和犬儒主义者。你在这个世界处于什么位置上,很大程度由你的人生哲学来确定,人与人之间的财富、地位,这些东西都是表象和结果,决定这一切的是人生哲学,当你的人生哲学适应这个时代,那么这个时代就能给你最好的回报。”

    “实际上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犬儒主义者,他们的理想就是好好的读书,考一个好的大学,找一个稳定的工作,处一个好的对象,然后买房结婚生子,平稳的度过一生.....秉持这一类人生哲学的人,只要时代不巨变,一辈子都不会成就什么传奇.....”

    “而传奇只属于理想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在混乱的时代中,机会主义者的生存技能都碾压理想主义者。比如整个二十世纪,就是机会主义者如鱼得水的时代,尤其是在我们的这个国度,理想主义者是被嘲笑的对象。读书有什么用?真理有什么用?世界上根本没有真理!就算有,真理能变成钱吗?”

    “实际上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坚信着这样的看法,以他们成功的经验来看,确实,读书和追求真理是毫无益处的,但他们不明白,机会主义者赚钱的方式是建立在系统漏洞制造的信息差的基础上。换一种说法,机会主义者本身没有任何无法复制的技巧。他们只不过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关于系统漏洞的信息罢了,比如说提前知道那个地块要修建地铁,所以提前圈地,知道政策将倾斜向那一个产业,所以投资这个产业。不过这些信息一旦公开,或者系统漏洞一旦被补上,机会主义者的优势就荡然无存。而且机会主义者的商业模式无法扩张,因为做这件事的人越多,赚钱就越难.....”

    “如果你关注社会状况,就会发现眼下就处在这样一个时代,机会越来越少,坚持和理想越来越重要的时代.....不过对于你这样的人来说,机会同样还是很多的,做犬儒也没有什么不好,毕竟人生是我们自己的。帮助你参与竞选,是一个让你看清楚自己,也看清楚别人的机会,至于将来要做什么样子的人.....”

    “你得自己选择。”成默轻轻的说道。

    付远卓半晌没有说话,他透过前挡玻璃看着师大体育馆背后那无与伦比的霞光,这个世界如此灿烂,就连每一天的闭目都如此盛大,时光炫目如斯,也许人生和游戏一样都只是海市蜃楼,都只是一场虚拟的幻觉。

    但他依旧希望在自己谢幕的时候,有人能透过沉如历史的典册中见证他的华采,就像他在游戏中所追求的排行榜上的名词一样。

    付远卓踩下了油门,蓝色的兰博基尼urus发出一声激昂的咆哮,披着金色的晚霞,如猛兽一般奔向了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