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九章 林之诺的开房初体验十分糟糕(下)
    (感谢“爱看书的傻欢”大佬的万赏)

    (隐藏情节专属歌姬黄龄,BGM《风月》黄龄)

    就在成默唤醒沈道一希望她帮忙配合演戏的时候,井醒和凯文正坐在位于IFS大楼的六十六层,属于井家兄弟的公司,通过监控观看九十三层总统套房的激情时刻。

    当凯文看见林之诺将沈幼乙直接抱进了洗手间,然后把沈幼乙压在了透明的玻璃墙上时,不由得抱怨道:“醒哥,你怎么不在浴室里装一个摄像头啊?”

    坐在老板椅上的井醒正翘着二郎腿盯着显示器,听到凯文的抱怨,便将腿放下,直起身子,握着鼠标,将鼠标移动到两个显示器中正在播放卧室画面的那个,然后将四格画面中正对着浴室的那个调整成全屏,又点击了镜头伸缩,于是沈幼乙那致命的沙漏形背影就以一种朦胧的姿态出现在了三星高清曲面显示器上。

    一手撑着办公桌,一手扶着井醒坐着的老板椅靠背的凯文,眼睛一下就看直了,并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唾液。

    井醒也凝视着沈幼乙这曼妙的曲线半晌没有说话,显然沈幼乙罩在外面的米色风衣已经被脱了下来,此刻能清楚的看见黑色蕾丝睡衣后背是镂空的,沈幼乙的后背贴在透明的玻璃墙上,露出了一大片令人目眩神迷的肌肤,尤其是那对漂亮的肩胛骨,在黑色蕾丝的衬托下如同展开的蝴蝶翅膀,美的万分诱人。

    即便是井醒这种见惯了美女的男人,视线都不由自主沿着那挺直的背脊向下,当目光抵达那被压的稍稍平了一些的蜜桃状的臀形时,井醒觉得自己的脑海里如同被投下了一枚核弹。

    一阵另荷尔蒙爆炸的轰鸣过后,投入眼帘的是纤细修长的美腿,顿时让人产生了无限的遐想。

    井醒从来没有觉得女人的背影能有多美,但这一刻他感受到那强烈而刺激的致命诱惑穿透了玻璃墙,穿透了电脑屏幕,扑面而来,直接击中了心底。

    井醒的文学水平并不高,倘若让他描叙此刻的感受,脑海里翻来覆去便只得几句:“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井醒也不知道说这首词应不应景,但在此时此刻,他只想的出这首词。

    凯文可没有井醒这么清淡,看着沈幼乙销魂的背影有些急躁的说道:“靠!只能看一个背影啊?戏肉都看不到”

    井醒冷笑了一声,“你给(全)钱(订)了吗?还想看戏肉吗?”

    听到井醒的讽刺凯文有些讪讪,转了个话题万分痛惜的说道:“高小姐便宜林之诺那小子就够浪费了,还附送一个沈幼乙给他,真是暴殄天物啊!”

    井醒瞥了凯文一眼,嘴角抽动了一下,回过头在凯文看不见他表情的时候,才露出了一抹鄙夷,淡淡的说道:“本来就不是你的东西,送了不就送了?再说你以为这便宜好占的吗?”

    “真的,就算是坐十年牢都值得了!”凯文死死的盯着屏幕,目光半刻都舍不得离开。

    井醒摇了摇头,“女人不过是男人的装饰物,别太当回事,如果你真把女人当回事,迟早会被坑死”

    “我也就随口一说夸张了一点。”凯文看着显示器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并没有把井醒的话听进去,他注视着画面上沈幼乙的背影,越看越觉得有股火焰在胸腔里熊熊燃烧,令他鸡越昂扬公大蘑坚。

    凯文觉得心中的欲望有些无法遏制,转头看了眼在办公室墙角沙发上躺着的大波浪菲姐和中配范冰冰,虽然远不如高月美和沈幼乙,但也算美女了,小心翼翼的说道:“醒哥,那两个醉鸡也还算不错,要不我们两一人挑一个?”

    井醒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这两个人还有些利用价值,不适合发展成过于亲近的关系还有找女人小天鹅不多的是么?我刚跟你说的什么?你当我在放屁么?你啊!真是烂泥糊不上墙”

    凯文有些可惜的看着大波浪菲姐的低胸T恤边缘的bra蕾丝花纹舔了舔嘴唇,觉得井醒肯定是自己玩过,所以不让自己玩,实在没意思,觉得继续这样待下去实在太煎熬,正准备找个借口离开去小天鹅,却看见了屏幕上的林之诺全身不着一缕,抱着穿着睡衣的沈幼乙走进了卧室,沈幼乙不仅放弃了抵抗,还十分的配合,将头埋在林之诺左侧肩膀。

    更令人血脉偾张的是,他的背上还挂着高月美,高月美双手环着林之诺的脖子,两条修长的腿盘在林之诺的腰间,正在亲吻林之诺。

    三个人纠缠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奇特的造型。

    凯文没想到还能看见如此香艳的画面,有些惊讶的说道:“我靠,这小子这么能?把两个女的都收拾的这么服服帖帖?”

    “这是瘟疫之血的作用。”井醒见怪不怪的说道。

    凯文纵横江湖这么多年,知道很多“东西”能助兴,但绝对不像武侠里面的什么“奇X合欢散”啊,什么“我爱一条柴”啊,什么“阴阳和合散”啊、“春风一度丸”啊!那样神奇,而有些人在酒吧里下的药,基本都是“迷药”,根本不具备摧化情绪的作用,但眼前这一幕说明,“瘟疫之血”绝对是划时代的猛药,怎么能取带“瘟疫”这么不和谐的名字,应该叫“玉女销魂香”,又或者“干柴烈火合欢散”才符合它的气质!

    凯文目瞪口呆的说道:“醒哥,有这种好玩意怎么不早说?瘟疫之血这么厉害,一定要给我弄点!”

    “你别想了,那玩意我都没多少,只有我哥有”

    听到井醒提到井泉,凯文立刻闭上了嘴,表情也不在玩世不恭,严肃了起来。

    “以后不许提瘟疫之血。”井醒看了看凯文,语气沉重的补充道。

    —

    成默把穿着睡衣的沈道一塞进了被窝里,又把背后还在不停骚扰他的高校医也塞进了被子里,便关了灯,然后关上了窗帘,也上了床。

    果不其然,已经失去理智的高校医和稍带着一点理智的沈道一已经贴在了一起,虽然卧室里一片漆黑,却对林之诺毫无影响,于是他就看见了高月美脱掉了沈幼乙的睡衣,接着发生了不可描叙的事情

    (以下情节省略1500字)

    成默不敢多看,将头埋在被子里面,心里念着《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等待旁边两个人消停,但那却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就算不看,对于成默来说也是万般难熬,因为他不敢关闭听觉系统,怕万一出什么其他的事情,叫他猝不及防。

    在这一刻,成默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白秀秀告诉他,载体能够带来更极致的快感了,因为载体各个器官,包括皮肤的敏锐度实在比普通人高太多了,比如当下,成默只是听声音,就能判断出那一个器官的那一个部位因为震动或者摩擦发出了声音。

    急促的呼吸声,那是肺部加快运动促使气流在气管和鼻腔里流动所发出来的;突如其来的哼唱,那是从丹田而出气流冲击喉咙里的声带发出的愉悦大振频;还有悠长软绵的低吟,那是提喉、挤卡所发出的虚声,其间间或两声他听不清的低语,以及皮肤与皮肤的摩擦声响,床单与皮肤的摩擦声响,被子与皮肤的摩擦声响

    这些声音组成了一曲销魂荡魄的女声二重唱。

    光这些声音就听的成默心乱如麻,然而成默只能压抑住心中的欲念,任由那些湿漉漉的声音在他耳边如同艳靡的音乐在他的耳边盘旋

    中了“瘟疫之影”的高月美和沈老师不知疲倦的在他身边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沉沉的睡去,成默悄悄松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来的。

    要说没有冲动那是假的,只是成默不想沈老师受到伤害,所以强行压抑住了那令人难以消遣的欲念。

    成默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下了床,他想高校医和沈老师在黑暗中两个多小时的真实表演,足够瞒过井醒了,实际上对于这一点成默毫不担心。

    他担心的是接下来他该如何跟高校医和沈老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