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十七章 露の世は露の世ながらさりながら(4)

第二十七章 露の世は露の世ながらさりながら(4)

    “本来你让胡秘书给扶贫教育基金捐款之后,你想参加文理两科高考的事情我都给办的差不多了,关于高考的法律法规只说明了作弊、代考、考场纪律这些,没有规定不允许同时参加两科考试,当时连方案都谈妥了,你单独一个考场,时间给你延长一个半小时,别人的11点半结束,你的延长到一点结束,到时候会有教育局的领导在场,有媒体现场监督,并且还会做网络直播,毕竟我们名义上是要证明你,证明清华还有我们学校的清白,证明你确确实实有保送的资格..........但昨天星期一教育局开会研究却没有能通过.....”吴磊给成默一边泡茶一边说。

    “出了什么问题?”坐在沙发上的成默直接问。

    吴磊将泡好的茶放在成默的面前,苦笑了一下说道:“沈副局长极力反对.....说高考历史上都没有这个先例,他们也没必要冒风险开这个先河!”

    顿了一下,吴磊又解释道:“沈副局长就是沈老师的父亲,沈老师的爷爷沈老先生桃李满天下,在星城教育界更是故旧满堂,而且在这件事情上勉强....他也算是当事人,所以教育局多少也要给他一点面子。”

    吴磊摊了下手,无奈的说道:“因此这事就这么被搅黄了。”

    成默想过事情不会这么顺利,毕竟一个学生要求同时参加两科高考,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算不上小,不管怎么说高考都不是一般的考试,被媒体知道了肯定是会被大肆报道的,可他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坏在沈老师的父亲手上。

    见成默皱着眉头,吴磊笑了下说道:“沈副局长虽然是个麻烦,但也算不上什么大麻烦,最快捷简单的方法就是让白董事长出面,对于她来说,就是给教育局打声招呼的事情.....”

    “我知道白姐出面这件事肯定就好办,关键是这件事我不想麻烦她,因为清华保送名额就是白姐帮我弄的。”成默毫不犹豫的回答,他就猜到吴磊会这么说,因此早就想好了应对的说法,他既不想欠白秀秀的人情,也不想白秀秀介入这件事,求一个女人帮忙讨好另一个女人,成默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做出这样的事。

    同时也不能吴磊知道自己和白秀秀关系基本破裂了,要被吴磊知道,帮助自己未必会这么热心。

    吴磊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吸了口气说道:“这样啊.....那要不让沈老师跟沈副局长沟通一下,如果能说动沈副局长也支持这个方案的话,应该也能解决问题。”

    成默想了想,觉得干脆借这个机会,把另外一件想要做的事情给提前安排了,于是他摇着头说道:“不用沈老师去说,您帮我拨个电话,让我自己跟沈副局长聊一下。”

    吴磊听成默这样说,也有些惊讶,普通高中生可没有这样的魄力,敢说跟一个教育局的领导“聊一下”。吴磊拿出手机的时候,有些犹豫的问:“要不....我先跟老沈说说你和白董事长的关系?”

    成默连忙摇头,开口说道:“我和白姐有关系这件事谁都不要说,我不想引起没必要的麻烦。”成默自然不是怕麻烦,而是不希望自己和白秀秀有关系的事情,通过沈幼乙父亲的嘴里传到沈幼乙那里。

    吴磊笑着说“行”,找沈平电话的时候,心中却想:成默还是有些自视过高了,就算借白秀秀的名头,也未必能让沈平那种自命清高的人改口。这不借白秀秀的虎皮,估计会被沈平批的狗血淋头,毕竟他女儿的声誉就是因为成默受到影响的。仅仅这一点,成默就绝无可能说服沈平,看来等下还是只能找白董事长善后。

    吴磊哪里想的到成默其实很了解沈平,他不仅仅读了沈平所出的书,还从沈道一那里探听到了不少讯息,不过很多话并不能当着吴磊的面说,因此成默从吴磊手中接过已经拨通了的电话,跟吴磊说了一声,便走出了办公室。

    当成默快要走到楼梯间的时候,对面的沈平接了电话,“老吴啊,有事吗?先说好,如果是因为你们学校学生要参加两科高考的事情,就不要开口了......”

    成默不信沈平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沈平依旧不愿意提,可见有多不待见自己,成默也不以为意,他也没有爱屋及乌这种情绪,如果不是为了沈老师,他连多看一眼沈平的欲望都没有。成默快步走到楼梯间,拿着手机淡淡的说道:“沈局长,我不是吴校长,我是成默。”

    电话那头的沈平显然相当的意外,完全没有做好思想准备的沉默了须臾,才沉声说道:“成默?你拿吴校长的手机给我打的电话?”

    “是的!”

    “这个老吴也太胡闹了,你把电话给他。”沈平语气严肃的说。

    “吴校长并不在我旁边,沈局长你先别生气,我跟你打电话只是有几句话要说,不会耽误你很久。”

    “快说。”

    沈平的语气听上去很平静,但潜藏的不喜和不耐却瞒不过成默,成默不以为意,继续用平淡的语气说道:“沈伯伯,首先您必须让吴校长的提案通过。”

    “不行。”成默的话刚落音,沈平就不假思索的直接拒绝道。

    “我会给教育基金再多捐五百万。”

    “不要以为有点臭钱就能够为所欲为。”沈平冷声说。

    “沈局长为什么要拒绝一件好事?我知道沈局长是害怕我参加两科高考,引来更多的媒体关注,这样会牵连到沈老师继而牵连到您.....而且我考砸的几率实在太大,这样一来事情就会更糟糕。”

    成默一语道破沈平的心思让沈平有些恼羞成怒,他强压着心中的不快,冷冷说道:“你有没有别的话说?没有的话我就挂电话了,这个事情不是你一个学生说的上话的。”

    此时成默却突然转了话题,“沈局长,您知道那副骷髅蝴蝶画是谁画的嘛?”

    沈平冷笑了两声,似乎再也忍不住了要发脾气,成默也没有等沈平爆炸,便开口说道:“是沈道一画的。”

    当成默说出这个名字时,电话之间的电波像是消失了一般,两头的人彻底的陷入了缄默,成默静静的在等待,等待沈平做好心理建设,来和他讨价还价,虽然沈平并没有和他讨价还价的余地。

    沈平的心里素质算不上特别好,思考一两分钟才接受现实,声音也低了下来:“我不知道你说些什么!”

    成默看不见沈平的表情,却能听出沈平的心虚,他仍旧淡淡的说:“沈局长,我知道你心里清楚,所以你也应该知道我不会害沈老师。”稍作停顿成默说:“我现在需要参加文理两科高考。”

    沈平再次沉默了一会,片刻之后才压抑着怒火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要证明自己而已,您实在没有必要担心。”

    “证明自己完全不需要考两科,你参加文科或者理科都行,有必要两科都参加吗?这么胡闹想过失败的后果没有?你会成为全华夏的笑柄!”沈平的语气很是恼火。

    “我不仅要参加两科高考,我还要拿到文理双科状元。”成默丝毫不为所动,又语气淡然的说了句更嚣张的话。

    沈平呵呵冷笑,“你以为高考状元满地都有的捡,你说拿就拿?还双科状元.....简直荒唐。”

    “既然这样沈局长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我没这么无聊,我劝你也不要异想天开了,老老实实的参加一科考试,不要节外生枝。”沈平冷冷的说。

    “如果我没有考到双科状元,我就把关于沈道一的事情告诉你,您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个名字,为什么她会在长雅教学楼的墙壁上画一副如此巨大的画吗?”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个名字,但你不要想用这个来威胁我!”

    沈平的语气有些怒气冲冲,但没有挂断电话就足够说明很多事情,成默将沈平内心的想法把握的一清二楚,他不紧不慢的继续施压,“沈伯伯,我并不想威胁您,如果我想威胁您,我就会说另外一个人的名字,而不是沈道一的.....”

    电话那端又安静了下来,但这一次成默能听到沈平略微急促的呼吸声。

    成默打断沈平的思考,淡淡说道:“我看过您的作品,看过《竹林史话》,看过《阅读是心灵的港湾》,看过《明朝文学回忆录》,当然也看过您的《秘密隧道》,你的学问很叫人钦佩,可......”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沈平的声音愤怒中略微有些颤抖。

    “沈伯伯,我说过没有威胁你的意思,更没有追究过去的想法,我其实很反感那种揪着过去错误不放的行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既不能停留在过去,更不能停留在过去的错误里,重要的是要向前看,您说对吗?”成默不仅换了一个对沈平的称呼,还放低了声音。

    沈平没有说话,等成默能清楚的听见电话的那端接连不断的轻微喘息,等喘息声稍歇,成默轻言细语的说道:“我只是希望完成自己一个小小的心愿,另外,如果我考了文理两科状元,我希望您帮我一件事情,如果没考上,我就把沈道一的事情告诉你,或者说您可以要求我做任何一件事,都是没有问题的......但这不是威胁,是赌约,或者说是交换....这对您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我想您也不希望和沈老师的关系就这样恶劣下去吧?”

    良久之后沈平才开口道:“让..我..考虑一下。”

    “我不会让您为难的,到时候吴校长会改方案,我不要求单独的考场,也不要求延长时间,我就在正常高考时间内完成文理两套试卷,只要考官把卷子送到我手上就行,这样舆论压力也会小很多.....”

    “你......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实在不理解。”

    “我说过了只是为了完成一个小小的心愿,放心吧,沈伯伯,沈老师对我那么好,我不可能做任何对她不利的事情的。”

    顿了顿,成默没有等沈平开口,就说道:“沈伯伯,我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您考虑考虑,我下午让吴校长再去教育局跑一趟。”

    说完成默就挂了电话回到了吴磊的办公室,将手机递给吴磊时,吴磊笑着说道:“怎么样?不行的话在想想其他办法,老沈这个人是有点知识分子的臭脾气.....”

    “应该没有问题了,下去就麻烦吴校长再去趟教育局。”成默说。

    吴磊楞了半晌,“什么?老沈居然答应了?”

    成默没有回答吴磊的问题,在他看来沈平只是口头上还没有答应,但心里已经答应了,这个时候是不能逼他亲口答应的,只要吴磊去,又给了他台阶下,他就会顺水推舟,绝不会开口反对,于是他直接说道:“我下午会让胡秘书再捐五百万给扶贫教育基金,另外把方案改成不需要延长考试时间,也不需要单独设立考场,我会在正常高考时间内写两份考卷......”

    听到成默的方案,吴磊十分的吃惊,忧心忡忡的说道:“啊?这样.....这么短的时间能行吗?会不会太苛刻了?”

    成默点头,“我刷一套理科数学试卷只需要四十分钟,一套理综四十到四十五分钟,时间上绰绰有余,就语文有作文稍微麻烦一点点,但问题不大。”

    成默准确的说出了他的刷题时间让吴磊稍稍放心了一些,这个速度确实足够,但也比普通学生快的太多了一些,一般来说长雅的学生刷一套数学或者理综试卷都要一个半小时左右,吴磊有些狐疑的问:“真没问题?”

    “需要我现场表演么?”

    吴磊笑了笑,摆手说道:“不用,你有信心就好。”

    “那就拜托您了吴校长。”

    ———————————————————————

    成默走出校长办公室,看了下时间,此时第四节课马上就要下了,成默便不打算回教室,一个人慢慢悠悠的下了教学楼,准备去食堂。

    刚到一楼的时候,成默就碰到了计划错开高峰期,提前一点时间去食堂打饭的沈幼乙,这些天两个人除了在课堂上见面,私底下并没有任何交集。此时意外的在走廊里相遇,互相对视了一眼,在这短暂的对视中,两个人之间的空气静谧了一瞬,有种异样的情绪在流动,这情绪是什么,成默说不清楚,沈幼乙同样也说不清楚。

    成默见沈幼乙默默的无言的注视着他,先打破奇怪的气氛,开口喊道:“沈老师。”

    沈幼乙像是陡然清醒过来一般,连忙笑了笑,有些诧异的问:“怎么没有在上课?”

    成默回答道:“刚才去了校长那里。”

    沈幼乙有些担心的问:“出了什么事情吗?”

    成默摇头,“没什么事情,只是我想参加文理两科高考的事情出了点小问题,不过问题不大。”

    “不要勉强啊,只考一科就足够了,西姐很愿意和谢旻韫分享你的状元荣誉。”

    “不会勉强的,我也不至于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不会做。”

    “那就好。”顿了下,沈幼乙又问:“去食堂吗?”

    “嗯!去食堂。”成默点头,两个人并肩朝着食堂走去。

    沈幼乙微笑,“要不要我带你去二楼开小灶?”

    成默摇头拒绝,他不想给沈幼乙增加更多的压力和麻烦,“我和付远卓还有颜亦童他们一起吃。”

    “那行.....年轻真好,真羡慕你们!”

    “老师你也还很年轻啊!”

    沈幼乙抚了下脸颊,“是嘛?呆在学校里我感觉我老的好快,尤其是心态,学生一波一波的来,始终青春洋溢,但我却在快速的变老.....”

    “心态我不知道,但外表一点也没有,甚至看起来老师比刚进学校的时候还年轻了一些。”

    “诶?成默也会说甜言蜜语了啊?”

    这句话沈道一说过一次,今天沈幼乙又说了一次,成默心想,随后他看着沈幼乙诚恳的说:“真的呀,刚进学校的时候沈老师都是故意穿的很老气的衣服吧?现在穿的年轻多了,其实老师要是穿上长雅的校服,扎一下头发,说是长雅的学生也能骗人的。”

    沈幼乙掩着嘴笑,愉悦溢于言表,“有这么成熟老气的学生么?”

    “说实话我如果看到沈老师穿校服哪里还会去猜年龄?我想绝大多数人根本没办法,也不会去思考沈老师的年龄问题,只会被震撼到,觉得长雅的女生怎么会这么漂亮.......”成默认真的说。

    沈幼乙微红着脸颊,垂着头低声说道:“这句恭维我收下了。”

    成默觉得沈幼乙低头红脸的娇羞模样真是可爱极了,莫名的成默就想起了徐志摩那句著名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成默扑通扑通的跳,竟然不敢多看,望向了远处的岳麓山。

    这时候两人已经走到了操场附近时,刚好打下课铃,站在篮球场的学生们一哄而散,全都是朝着食堂的方向在跑,成默和沈幼乙没有继续刚才的对话,聊起正经的关于考试的问题,快到食堂的时候,后面有人喊道:“沈老师!”

    成默和沈幼乙同时回头,就看见了表情诡异的杨采萱,成默略微皱了皱眉头,沈幼乙却笑着问:“杨采萱,有事情吗?”

    杨采萱追了上来,看了站在沈幼乙身侧的成默一眼,笑嘻嘻的说道:“沈老师,新闻上说你那里不是有成默同学的读书笔记吗?我想在我们长雅的微信公众号上放出来,多少也能证明一下成默同学能够拿到清华保送是名副其实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