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四二章 复仇者联盟(4)
    (今天还有两更,求点月票支援)

    这充满磁性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寂静的庭院之中,把白秀秀给吓了一跳,她脑子里还没有来得及过滤一遍内容就凭借直觉的反应,从蓝色粗呢大衣内袋抽出了手枪,转身双手持枪瞄准了声音来源的地方。

    站在假山旁的男子立刻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的姿势,“啪”的一声腋下夹着的画夹就掉在了石板路上,男子哭笑不得的说道:“白队长,别开枪,是我!”

    白秀秀定睛一看,眼前这个穿着卡其色风衣,耳朵上夹着一只素描铅笔,烫着小波浪的长发扎了个马尾束在身后,十足艺术家雅痞范的男子,不是李济廷又是谁?

    白秀秀舒了口气,放下枪的同时没好气的说道:“李组长,你这潜行匿踪的本事实在太厉害了,不愧是潜龙组的王牌。”

    李济廷弯腰将掉在地上的画板捡了起来,重新夹在腋下笑着说道:“毕竟有多年偷窥女孩子洗澡的经验,这可容不得失误,真要失误了,那可不止是丢命的事情,还得丢脸。”

    白秀秀无语,本来想提醒李济廷对待自己人没必要这样神出鬼没,但李济廷嬉皮笑脸没个正行,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只能笑了一下,转开话题说道:“李组长不是在英格兰抽不出时间,要等下个月才过来吗?”

    李济廷笑了笑说道:“本来是抽不出时间的,可是听说我徒弟都结婚了....这不赶着过来蹭个喜酒喝喝?顺便兴师问罪!”

    白秀秀扭头望了眼身后的成默,接着回头笑着说道:“那您这个师傅当的还真不合格,徒弟结婚您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李济廷看向了成默一脸心酸的说道:“我说成默啊!你也太让为师失望了,结婚这样的大事居然不通知我......你看.....原本打算送你个好东西做结婚礼物的,但现在你让我伤心了,所以礼物.....没了!”

    成默推了下眼镜说道:“并不是没有告诉您,而是谁都没有说,我叔叔也婶婶也都还不知道。”

    “那怎么能一样,你叔叔婶婶并不是里世界的人。更何况要不是我,你能和谢旻韫成吗?我这又当师傅又当媒婆的.....你不仅结婚不送双皮鞋给我,连通知都不通知,实在太没有良心了。”李济廷一脸哀怨,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

    说起来没有李济廷,成默确实不太可能和谢旻韫走到一起,就算两个人之间互相有好感,也许都只会湮灭在彼此的骄傲里,K20之旅的确是成默和谢旻韫相爱的契机。但李济廷给两个人制造的机会,实在太血腥暴力了,至今还有几百人的尸骸埋葬冰冷西伯利亚荒原,就连谢旻韫都差点在那片荒原殒命。

    不过时至如今,成默对李济廷的不满早已烟消云散,即便还提防着李济廷,也对他心存感激。于是成默说道:“李叔叔,我想将来我和谢旻韫还会补办一个婚礼,到时候您要是有时间的话,请您当我的家长坐在主位,我和谢旻韫给您敬茶.....”

    李济廷大笑起来:“好....好....好,就冲你让我当家长,不是叫我做证婚人,我就原谅你啦!”顿了一下,李济廷又眉开眼笑的说道:“想到到时候小进这丫头要跪着给我敬茶.....就格外的开心.....”

    就在这时谢旻韫一个瞬移站到了成默的身边,淡淡的说道:“家长的主位不是那么好坐的,我的茶可不是不是那么好喝的。”

    李济廷打手一挥,“别说了,就为了这杯茶,我李济廷将来的遗产就都归成默了,反正我也没有孩子,就这么一个笨徒弟.....”

    “您这么年轻力壮,活个一百多岁没点问题,遗产实在太难等了,先拿点现实的好处来!”谢旻韫不依不饶的向着李济廷摊开了手掌,示意李济廷现在就给。

    李济廷拿起夹在耳朵上的铅笔,挠了挠头说道:“你看这也太仓促了.....一时间还没有想好送什么呢?”

    成默拉了下谢旻韫说道:“算了,别为难李叔叔,你看他也没带什么来。”

    谢旻韫放下手淡淡的说:“转个技能,转点贡献点数,有乌洛波洛斯不就行了?”

    “别要求这么高,再说这些东西也不是李叔叔自己能做主的。”

    “总之....不给礼物,你可不许叫他师傅,更不许答应让他当家长坐主位。”谢旻韫认真的说。

    见谢旻韫和成默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合作默契的挤兑李济廷,李济廷站在哪里表情尴尬的抓耳挠腮,白秀秀又是好笑又觉得酸楚。

    当年因为高旭执行任务的原因,她也没有和高旭举办过正式的婚礼,只是扯了个结婚证,他也答应过自己,等结束了任务一定会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如今却天人永隔,再也没有办法实现这个愿望,白秀秀的面容也黯淡了下来。

    就在白秀秀黯然神伤的时候,李济廷像是想到了什么绝顶的主意,打了个响指笑着对白秀秀说道:“令子是不是说把斯特恩·金的乌洛波洛斯交给我处理?”

    白秀秀连忙打起精神,不让任何人看到她心里的那点感怀,浅笑着说道:“谢组长是这样交代的。”

    李济廷拿着画夹拍了下大腿说道:“那就好办。”

    白秀秀知道李济廷这是把主意打在了斯特恩·金身身上了,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斯特恩·金还活着,他的乌洛波洛斯转不出来东西啊?”

    “成默,你想要什么尽管说.....尽管狮子大开口!”李济廷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对成默说,接着他“嘿嘿”一笑,对白秀秀说道:“我等下就把斯特恩·金的乌洛波洛斯挂在暗网上.....帮我徒弟换点好东西......”

    白秀秀被李济廷的做法给震惊了,惊愕的问道:“这样合适吗?”

    李济廷把手伸向了白秀秀,迫不及待的说道:“拿过来,拿过来!没关系的.....既然这事交给我了,就按我说的处理,有什么事情我负责......听说刚才你在将军府还被这斯特恩·金这条豺狼给侮辱了,谢广令居然忍住了没有暴打他,那就让我来给你出口气!”

    成默刚才并没有听白秀秀提到刚才会面的事情,看向了白秀秀,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斯特恩·金对您说了什么?”

    白秀秀心里有些紧张,觉得成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要是被谢旻韫知道了,斯特恩·金是拿自己和他昨天晚上接吻的事情做文章,自己的脸往哪里放?尽管白秀秀表面云淡风轻的样子,实际上心跳已经加速,连血液都有些燃烧了起来,她又想李济廷会怎么看待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窘迫的境地,她咳嗽了一声说道:“没什么.....一些难听的话就不要说了。”

    此时白秀秀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待下去,甚至不敢多看谢旻韫,她赶紧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用布袋子,递给了李济廷,随后说道:“这是斯特恩·金的乌洛波洛斯,我就交给李组长了,至于李组长怎么处理,我不知道.....”

    李济廷接过布袋子“哈哈”一笑,像是知道了什么冲着白秀秀挤眉弄眼的说道:“白队长,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徒弟的照顾.....”

    白秀秀再镇定,听到李济廷似乎稍稍加重了“照顾”的读音,脸色都有些微微泛红,她连忙打断李济廷,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成默和乌洛波洛斯我都交给李组长了,我也算完成了任务,现在我得马上赶到希腊去,就不久留了.....李组长告辞。”

    见白秀秀只是跟成默和谢旻韫挥了下手转身就走,李济廷大声的说道:“白队长,没必要这么急,一起吃个饭在走啊!”

    “不用了!我只吃代餐.....”白秀秀头也不回的说,优雅而快速的将成默和谢旻韫抛在身后。等走到走廊边离成默他们有些距离的时候,白秀秀才觉得紧绷着的身体稍微松弛了一些,她又吐了口浊气,心道:“减肥”真是个拒绝吃饭邀请的好借口。转念白秀秀又低声自言自语:“以后还是得和他保持距离......”

    而在白秀秀离开的时候,谢旻韫敏锐的感觉到了有些异样,她看着白秀秀窈窕的背影消失在假山的一侧,又注意到成默也在看着白秀秀的背影若有所思,谢旻韫并没有出声,只是不经意的蹙了蹙眉头。

    “哎呀!这个白队长,祥和她吃个饭真是不容易啊!”李济廷摇了摇头,接着把装着斯特恩·金的布袋子抛给了成默,坏笑着问道:“想好要什么没有?想好了等下直接把它挂在暗网上,等着斯特恩·金联系就好了!”

    成默单手将黑色的绒布袋子从空中抓了下来,低声问道:“真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李济廷眨了眨眼睛,笑着说:“放心宰.....对方斯特恩·金这种老无赖,我最有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