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七四章 七罪宗——地狱之门(15)
    只不过这个颇为巨大的“地铁站”略显的陈旧了一点,有些像是成默去过的俄罗斯电灯厂站地铁站的模样,只不过装饰用的材料远不如电灯厂站的材料好,既没有天青石、碧玉和宝石,也没有十分艺术的浮雕,地板上镶嵌的是廉价的水磨石,墙壁上贴的也不是天青石,而是瓷砖,屋顶的方灯连成一片,像是整个天花板都在发光,将巨大的空间照的如同白昼,也将整个空间九十年代的陈旧感照的纤毫毕现。

    “电梯在商店街的背面,只能刷卡进入,我放个耳塞在你口袋里,你戴好,碰到有人和你说话,女娲可以做同声翻译,还会告诉你该如何回答刚才没给你是害怕被检测出来。”

    成默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比指甲盖还小的耳塞,随后塞进了耳朵里,他朝着商店街的方向走了过去,大厅里人来人往,热闹的如同集市,有男有女,但以男性居多,以中东人和希腊人为主,没有衣衫褴褛的难民,大都是普通民众,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中东街市,也有不少白人和黑人,以及衣衫华丽的游客。

    这让成默有些好奇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他转头望向了商店街,虽然说是商店街,但实际上全都是普通的商铺,几乎没有什么装修,卖的东西也千奇百怪,什么都有,成默扫了一眼,就发现几乎可以在这里找到任何东西,但几乎全是二手的,就像一个巨大的跳蚤市场。什么衣服、内衣、鞋子、玩具、工具、古董、电子产品、厨房用品、艺术品、复古服装饰品、有机食物、枪支、奢侈品、高档的家居用品全都可以买到,甚至还有一家挂着专门卖明星使用过的物品的商店,可以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这里不敢卖的,真是应有尽有。

    “这里不会是欧罗巴最大的黑市吧?感觉游客被盗的东西全都来这里了。”成默看见一个专卖箱包的商铺里的箱子有明显的磨花痕迹,低声问。

    “这不是最大的,只是第二大,最大的是据说是位于柏林的汉莎超级市场,哪里更大,据说不论是汉莎超级市场,还是这里,都是‘丝绸之路’黑市线下店”隐身的白秀秀在成默耳畔轻声说道。

    他们两个低声交谈也不用害怕被人注意,这里到处都是讨价还价的声音,各种语言在响,嘈杂的跟菜市场一般,商店街的尽头是步行电梯,可以去二楼。步行电梯的一侧横着的一条商铺,有一些提供食物的餐馆,而另一侧则是一排电梯,电梯前面同样有刷卡机,像是大型写字楼的入口。

    “这张通行证只能去到一到二十楼,时间紧迫我没来得及找到拥有更高权限的人。”白秀秀说。

    成默“嗯”了一声,再次从口袋里掏出带有相片的通行证,径直向着最右侧标注有“1-20”的三棍闸门走了过去,在“1-20”区域等候的人是最多的,旁边“21-40”区域的等候人数就比较少。

    成默刷卡进入之前,白秀秀说道:“我们二十楼见。”成默不动声色的点头进入了等候区,混在人群中等候上电梯。等电梯的时候成默听到旁边三个操着美式口音的白人在轻声交谈关于九头蛇总部的事情,才知道这个地方被称为“海德拉的罗那”,“海德拉”自然就是希腊神话中九头蛇的名字,而罗那则是海德拉生活的一片澡泽。

    “安德森,你是怎么知道这么有趣的地方的?我的天,我在脸书和推特上竟然从来没有看见人提过”

    “前年我和玛丽来雅典旅游,两个人吵了架,我一气之下就离开了酒店,拦了一辆出租车,就遇到了当时还在当出租车司机的阿特夫,我叫他送我去雅典最好的夜店玩玩,结果阿特夫说如果我愿意给他多五十欧小费的话,他愿意带我去一个既神秘又好玩的地方”被称作安德森的高瘦米国小伙说。

    “五十欧可不是小数目。”

    “是啊!但我当时正在气头上,就掏了五十欧扔给阿特夫,并警告他,嘿!兄弟,如果你带我去的地方让我不满意的话,我一定会打爆你的头”

    “感谢玛丽,如果不是玛丽你估计是不会掏着五十欧的!”

    “也许吧!这谁说的好”安德森顿了一下偏头说道:“总之,我给了阿特夫五十欧元,他就把我带到了鬼知道什么角落的屋子里,当时屋子里好多拿着枪的中东人,差点把我吓尿幸好还有两个几个法国佬在,要不然我绝对会打电话报警接着就跟今天过程一样,收缴手机和相机,被要求戴上眼罩,坐上一辆全封闭的车子,被拖到了一个没有站牌的地铁站我的天,你不知道当时我跟着一群人上地铁时的那种感受,仿佛就像哈利波特要前往霍格沃兹魔法学校,找到了国王十字火车站的9又/4站台,正在等待乘车”

    “可惜不能拍照,要是现在能拍张照片发条推特,绝对能上热搜,我们应该偷偷带个微型照相机进来的。”

    “嘿!史蒂夫,千万不要这么干,知道这里是影网最大的地下商城丝绸之路的地盘吗?如果你发与这里有关的推特、fb或者s的话,就等着收到炸弹快递吧!据阿特夫说有人这么就干过,第二天他家的狗就被制作成了虐狗视频卖到了影网上,最后连狗头和录像带一起被送到了那个人家里,那个人立刻乖乖的删除了照片”

    “我的天那也太可怕了吧!”

    “只要你不做违反罗那规则的事情,还是很安全的,感觉就跟髙利国差不多所以千万不要冒险,我可不想被你连累”

    成默将三个人的对话尽收耳底,心想故弄玄虚这还真是“黑死病”的传统经营模式,如果说“蓬莱岛”是黑死病的高端会所,那么“海德拉的罗那”就属于偏向中档消费的场所。成默跟着三个米国人一起挤上了电梯,他们也是要去二十楼,言谈中成默得知二十楼有一家叫做“蛇之吻”的夜店。

    似乎绝大多数人的目的地都是这里,拥挤的电梯在其他楼层并没有停几次,直到到达了二十楼,一群人才一涌而下。成默悄无声息的落在最后面走出了电梯,轰鸣的电音声隔着墙壁侵袭而来,他朝着声音的来源之处望去,就看见那个叫做安德森的小伙子正在和一个皮肤黝黑穿着黑色长袖t恤的中东人,拳头撞击,互握手换互握拳,接着撞胸,最后拥抱了一下。

    “he,阿特夫,好久不见。”

    “安德森,见到你实在太高兴了!”阿特夫摇头晃脑的用卷舌英文说。

    成默站在电梯口像等待电梯的样子,实际却在聆听阿特夫和安德森的对话。

    这时白秀秀的声音又在他的耳边响起:“你在等什么?”

    成默抬手遮住嘴,轻声说道:“我们不是需要更高级别的通行证吗?你现在需要女娲帮我翻译几句阿拉伯语”

    “你直接低声说就行了。”

    成默立刻掩着嘴说了几句自己想要知道怎么说的阿拉伯语,很快耳机里就传来了女娲标准的声音,尽管阿拉伯语很难学,但对于载体来说模仿毫无难度。成默记在心里,并重复了两遍,细心的偷听安德森和阿特夫又热络的寒暄了几句,安德森说道:“我今天可是带了兄弟过来,你一定要给我安排好!”

    阿特夫拍了拍安德森的肩膀,冲着他眨了眨眼睛说道:“放心吧!安德森保证你满意,走进去”

    就在这时成默转身向着安德森和阿特夫一行人走了过去,隔着老远便用阿拉伯语跟阿特夫打招呼道:“阿特夫!你知道尼奥费托斯那小子去哪里了吗?”

    就在这时成默转身向着安德森和阿特夫一行人走了过去,隔着老远便用阿拉伯语跟阿特夫打招呼道:“阿特夫!你知道尼奥费托斯那小子去哪里了吗?”

    (感谢“秋山誓言”和“此去经年一为别”的飘红,感谢“illtian”和“书友1505282264866”的两个万赏,感谢“不得不学习了”的一万五千起点币打赏,感谢“青青昆仑”、“风0g”、“gansonpp”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