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蜀山游子 > 第433章虎头寨捞油水(求收藏)
    虎头寨二当家虎爷昂首挺胸,伫立在众多属下的跟前吆喝。

    “兄弟们,我带你们去干一票大的。”

    一个微胖的属下咧着嘴回道。

    “虎爷,我们去哪里捞油水?”

    “你想去哪里呢?”

    “唐州城的老爷不仅有钱,奴婢胸脯饱满要么你带我们去吗?”

    卧槽,你倒是想的周到,唐州城的老板?既然你们想去唐州城,我就带你去唐州城白老板府上捞一点油水。

    另一个精瘦的属下,听说唐州城的奴婢身材妙曼,屁股翘翘的,垂涎三尺了。

    虎爷英明、虎爷英明!

    哈哈!

    虎爷带着几十号人骑着骏马,驾、驾赶往唐州城,到了一家宏伟的院子边上停了下来,稍微抬头牌匾写着“白府”俩个大字。

    虎爷摸了摸胡须嬉皮笑脸的说道。

    “兄弟们,谁去敲门?”

    一个精瘦的属下回道。

    “虎爷,在下愿意去。”

    “既然如此,你去吧。”

    “嗯,小的一定敲开门。”

    片刻响起了一阵欢笑声,虎爷眉头紧锁,让属下们安静一点,不然家奴有了防备之心,不会开门了。

    一片鸦雀无声!

    精瘦的属下,咚咚咚,敲了锈迹斑斑的大门三下。一个三十多岁的家奴将大门打开了,询问他有什么事,属下浅笑了一下,一把抓住他的长袍,家奴被吓得差一点尿裤子了。

    “你......你是什么人?”

    “我是你大爷,你看见我背后的兄弟们没有,带我去见白老爷。”

    “你是虎头寨之人?”

    “是的,你最好老实一点。”

    日了狗,虎头寨的胆子好肥呀,既然在唐州城打劫,不怕北斗派弟子灭了他们吗?几十个蝼蚁迈着大八字脚,持着寒光闪闪的大刀进来了,家奴不寒而栗,身躯在颤抖,精瘦的属下让家奴不必惧怕,只是问白老爷搞点银子花,不会伤人性命,另一个家奴瞅着前院来了这么多持大刀的男子,来者不善呀?

    恐怕白府邸要遭殃了,一路小跑冲进了白老爷的房间,白老爷被吓了一跳,怒斥。

    “放肆,谁让你闯入本老爷的房间,滚出去。”

    “老......老爷不好了,虎头寨之人闯入府邸了。”

    “卧槽,土匪来了,我去看一看。”

    “白老爷,您请。”

    白老爷迈着大八字脚,瞅着有几十号土匪呀,心里咯噔了一下,家奴才十来个持着木棍跟土匪对峙着,白老爷是一个明白人,抱拳跟虎爷说道。

    “虎爷,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白老爷,我的属下没有银子过中秋了,向你讨几杯酒喝。”

    “喝酒好说。”

    “希望没有打扰白老板。”

    白老爷让家奴提了十几坛酒过来,嬉皮笑脸的跟虎爷说道。

    “这是孝敬虎头寨的兄弟们的,另外我手上有50两银子是孝敬你的。”

    “日了狗,你当老子是乞丐呀,几十号兄弟只有50两银子?”

    “虎爷,只要不伤我府上的人,银子好说。”

    “拿1000两银子给我,往后保你在唐州城平平安安的做买卖。”

    卧槽,一千两,虎爷的胃口太大了吧,在唐州城这么多户人家,你有本事让每户给你1000两银子,我白某一定双手奉上1000两。

    啪!甩了白老板一个耳光,想要吃人的目光投注到他身上了,你跟老子讨价还价,假设你不拿出1000两银子,我踏平白府邸。你吓唬我吗?

    虎爷可是说到做到跟属下们说道。

    “兄弟们,白老板不给银子你们说怎么办?”

    “将他杀了丢在后山喂狼。”

    “说得有道理。”

    白老板被吓得脸色苍白唯唯诺诺的说道。

    “虎爷饶命,我给你银子。”

    “嗯,去拿银子吧。”

    白老板整理了一下长袍,跟家奴说道。

    “废物,杀了他们。”

    十几个家奴纷纷道。

    “杀、杀!”

    不知死活,要跟本老爷搏斗吗?拔出大刀,唰、唰......将十几个家奴杀了,鲜血飞溅,白老板被吓得躲得远远的,让一个奴婢拿着1000两银子送给了虎爷,虎爷摸了摸胡须淫荡的目光投注到妙龄少女身上了。让属下收下1000两银子,并不甘心跟奴婢说道。

    “让你家老爷再拿1000两银子过来。”

    “你不说只要1000两银子吗,为何还要1000两。”

    “让你去就去。”

    “奴婢领命。”

    白老爷伫立起来,吆喝。

    “虎爷,我已经给你1000两银子了,为何还不离开?”

    “你让我不开心了,你再拿1000两银子。”

    “我没有银子了。”

    “卧槽,你还敢骗我?”

    虎爷一个箭步过去,将白老爷像提小鸡一般,举了起来,让他拿银子,白老板没有办法,因为家奴被杀光了,只好拿银子。

    呼!

    一个身穿白色加蓝条的女子伫立在前院,怒视着虎爷说道。

    “兄台,放了他。”

    “卧槽,北斗派还有这么好看的女弟子吗?”

    “我让你放了他,听不懂本姑娘的话吗?”

    “听懂了,只是我凭什么放了他?”

    凭我手中的剑,此话刚刚落音,前院响起了哈哈大笑的声音。

    “你的剑?”

    白老板似乎看到了希望,提高了嗓门。

    “请姑娘救老夫一命。”

    “白老爷你放心我会救你的。”

    虎爷被气得火冒三丈了,一个黄毛丫头,既然敢管虎头寨之事,让属下们活捉了她,将她押回去做压寨夫人。

    卓如燕被气得半死了,这群土匪不晓得本姑娘的厉害呀?

    十几号持着寒光闪闪大刀的土匪,将卓如燕围得水泄不通了。一把大刀砍了过来,卓如燕用宝剑格挡住了,一次鞭腿击打过去,这个属下哐当砸在地上,一命呜呼了。

    三五把剑刺了过去,卓如燕腾空而起,唰、唰。

    三五个属下喉咙鲜血飞溅,死翘翘了,剩下的属下大刀在微微颤抖,虎爷向前走了几步怒斥。

    “废物,杀了她。”

    “属下领命。”

    噹噹,十几个属下被命丧黄泉了,卓如燕转过身瞪了虎爷一眼,虎爷拔出宝剑,一剑刺了过来,卓如燕避开了,像一个幽灵,伫立在他的身旁,一掌击打过去,虎爷飞出了数米远。

    一个鲤鱼打挺伫立起来,怒视着卓如燕凶巴巴的说道。

    “卓姑娘,虎头寨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跟我作对?”

    “好呀,白老板跟你有仇恨吗?”

    “没有呀。”

    “你为何杀他家奴,抢他银子?”

    原来如此,你早说呀,我这里有1000两银子,分给你500两老夫返回虎头寨了,卓如燕云淡风轻的说道。

    “我不要银子,我要取你狗命。”

    “放肆,老夫跟你拼了。”

    “哈哈,受死吧。”

    “小小年纪,这么刻薄?”

    虎爷,一剑劈下,一道黑色的光环飞奔而来。

    唰!

    一道火红的光环和黑色的光环交融。

    砰!

    被震飞了数米远,噗嗤喷出一口鲜血,麻利的爬起来,拔腿就跑了。

    白老板浅笑了一下,整理了一下长袍抱拳说道。

    “敢问姑娘尊姓大名,改日登门拜访?”

    “我是北斗派的卓如燕,你没事吧?”

    “没事,多谢你救命之恩,请屋里喝茶。”

    “不必了,虎头寨之人太嚣张了,你小心一点。”

    白老板跟卓如燕说,假设虎头寨过来报仇了,可以求助北斗派吗?卓如燕点了点头,告诉白老板,可以飞鸽传信,然而她只是路过唐州城看到有土匪抢劫,所以过来帮忙了。

    白老板点了点头,抱拳说道。

    “多谢姑娘了。”

    “不必客气,告辞了。”

    一个奴婢低声下气的跟白老板说道。

    “刚才多亏了卓姑娘出手相救,不然我们就麻烦了。”

    “是的,北斗派是名门正派弟子有正义之心呀。”

    白老板望着卓如燕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

    “姑娘年纪轻轻,武艺倒是不错,听江湖人士说,她是卓恺前辈的孙女。”

    卓如燕返回北斗派之后,关月师尊询问她为何回来这么晚,卓如燕告诉师傅在路上有点事,耽误了路程。

    “遇到什么事了?”

    “我遇到虎头寨之人,抢劫白府邸,我将他们击退了。”

    “他们胆子好肥呀,敢在唐州城抢劫?”

    “是的,难道你要禀告陆掌门吗?”

    “还得看情况,白府邸损失严重吗?”

    损失惨重,杀了十几个家奴呀,卧槽虎头寨之人,如此心狠手辣,草菅人命?

    关月师尊让卓如燕在府上,她将此事禀告给陆掌门。

    片刻到了大殿关月抱拳跟陆不悔说道。

    “陆师兄,我有事禀告。”

    “关师妹,请说吧。”

    “虎头寨在白府邸打劫,还杀了十几号家奴。”

    “虎头寨属于聚贤庄的势力,还得从长计议。”

    原来如此,难怪虎头寨的阿虎胆子这么大,关月师尊询问陆掌门,需要派弟子去白府邸吗?

    陆不悔摇了摇头,告诉关月他们的真正对手是胡一刀和于锋这种土匪之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吧。

    关月听了陆不悔的说辞很诧异,迈着紧凑的步子离开了,告诉卓如燕,陆掌门不管此事。卓如燕被气得半死了,他不管我来管。

    虎头寨人多势众,你要担心呀?

    本姑娘可不怕他们?

    他们敢来唐州城,我就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