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七界之都 > 第二十四章 破不开的墙
    “老娘抓到你了!”

    听到这个声音,乌鸦甚至可以想象雌豹狰狞的笑容和跃跃欲试的神情,但他依然没有动,连眼睛都没眨,彻底断绝了呼吸,浑身血脉流动降低到最慢。

    呼呼,火焰跳动了几秒,随即熄灭了,周围的环境又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之中。

    “x的,老娘怎么觉得自己像个傻x。”雌豹狠狠地啐了一口,嘟嘟囔囔的沿着楼梯走了回去,一边走一边骂,“真没人?x,奇怪了,明明感觉温度就是有变化的,不可能是错觉啊,难道我最近要换毛的原因,x的,又xx不是真的豹子,换你xx毛啊。”

    终于,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不情愿的渐渐远去了。

    直到此时,乌鸦才无声无息的从防爆门的背后平移出来,仿佛脱力般,浑身发软的靠在潮湿的墙上,眼睛半开半闭目光迷离,手轻轻按着下腹,长长的吁了口气。

    回味了许久,乌鸦才露出无声的微笑,大脑开始恢复正常运转,重新回到当前的首要任务上来。

    树苗。

    “东西会不会真在地下室呢?”

    黑暗中,乌鸦在认真思考。

    从进入小楼确认了内部布置开始,乌鸦就一直在推算,那个红衣女人会把东西收在哪里。

    树苗无疑相当重要,按照他的判断,很可能那东西才是地下掩体真正的线索,脆弱的树苗带在身上并不安全,红衣女人拿到之后,肯定会放在最稳妥的地方。

    对小楼来说,最稳妥的地方当然非地下室莫属,不仅隐蔽而且安全,是保存贵重物品的首选,按理说,红衣女人把树苗存放在地下室的可能性极高。

    但乌鸦却不这么认为。

    从那个女人之前的行为来看,无论是派出雌豹隐晦的替变种人阻挡追兵,还是不动声色的在乌鸦和蜻蜓为了试管对峙的时候暗中收走第一颗树苗,都说明她绝不是易于之辈,她会遵循常理把树苗放在地下室?

    对此乌鸦持怀疑态度,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一点点地毯式搜索的主意,但是雌豹刚才的动作,却让他有了其他想法。

    雌豹作为看守,在发现了异常之后,一定会下意识去检查树苗所在的楼层,确保东西的安全,那么既然她在搜索过发现异常的一层之后,直接跑来检查地下室,就只有两种可能了。

    对于第一种,乌鸦已经在雌豹离开房间之后,用宠物确认过树苗并不在她玩游戏的房间了,那么现在可能性就只剩下了一个。

    树苗就在地下室。

    捋顺了思路,乌鸦重新打量周围的环境,眼前当然只有一团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不过他并没有试图开灯,而是重新回到一侧的楼梯间,从衣服内侧的口袋里取出一粒比黄豆大不了多少的装置,安放在楼梯扶手的下方,黄豆上的一处黑点,正对着上方有微光传下来的楼梯转角。

    另一侧的楼梯间如法炮制,随即掏出两枚薄薄的金属片插进眼镜外的接收器里,轻点几下遥控器,两侧楼梯间的景象就如实的出现在同一个接收器上。

    做完这一切,乌鸦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提箱,熟练的从中间一格最下层取出两块折叠整齐的布料层层展开,展开后才能发现,这两块又轻又薄的布料面积很大,六米长五米宽,足以从上到下封住整条走廊了。

    取出手电,分别用两块特殊布料包裹一层后点亮,即便在这么黑的环境里,仍然完全看不出有光线透出,乌鸦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在黑暗中迅速移动,将布料分别贴在走廊两侧,用它们把通向两侧楼梯间的路径彻底封住。

    最后另取出一条牙膏管一样的胶管,挤出无色透明的胶体抹在布料四周边缘,让布料和四面的墙壁严丝合缝,乌鸦这才露出满意的微笑,点亮了袖口里的聚光手电,认真打量周围的环境。

    地下室的环境相当简陋,墙壁上的防水涂料都剥落了不少,和楼上的走廊不同,地下室只有一侧的墙壁上有三扇门,另一边则是实心的地基。

    乌鸦一边观察两侧楼梯间的动向,一边打着手电在走廊里迅速转了一圈,三扇门两小一大,每扇都是多层金属夹着软材铸造的防爆门,厚度和墙壁相同至少半米,绝不亚于走廊两端的两扇。这种防爆门都是严丝合缝的,根本不可能故技重施从外面观测内部状况,除了开门进入之外别无他法。

    手掌贴在门上稍稍感受一下反馈会的阻滞,乌鸦摇了摇头,门比预想的更重,而且门轴显然也缺乏保养,一旦开启必然发出声响,楼上那只猫除非是聋了,否则不可能听不见。

    怎么打开才好?眯着眼睛盯着门看了几秒,乌鸦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古怪的微笑。

    反正这里也不是我家,就算稍微破坏一点,她们应该也不会怪我的吧。

    想到就做,手一挥,一个金属的螺纹指套已经套在了食指上。没有调动一点源能,以比普通人更小的力量,把指套按在门旁的墙壁上轻轻一扭,墙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微微有些向上倾斜的浅凹陷,旋转时发出的声音微不足道,乌鸦自己都几乎听不见,根本不用担心会传到楼上雌豹的耳朵里。

    吹耳球吹去凹陷处的墙灰,凹陷很浅,要贴近才能勉强看出来,但这样已经足够了。

    乌鸦的手再度探进衣服的内侧,那里就像是个百宝囊一样,什么奇怪的东西都能拿得出来。这次出现的是一根聚合树脂试管,打开胶塞取出里面细细的玻璃管,一端抵在凹陷处,管径刚好能卡进去,另一端则以微小的角度倾斜向上。

    扶着玻璃管的手稳如磐石,另一只手搓搓手指,从衣服里再取出一个拇指粗细的玻璃瓶,灵巧的手指慢慢打开带着吸管的瓶盖,从瓶子里吸出几滴透明的液体。

    “哈哈哈哈,x你x的,让你xx的打老娘黑枪,老娘干死你!”

    乌鸦眼角抽了抽,始终稳定的双手终于颤抖了一次,这家伙的脑子真是……乌鸦摇了摇头,收摄心神两指夹着滴管凑到玻璃管的开放端……

    “x的,又xx是谁,你们有完没完了,敢不敢当面开枪啊,x。”

    没错,有完没完了,你那破游戏是拿嘴玩的吧。乌鸦虽然心里疯狂的翻白眼,但这次手上的动作完全没受影响,两指轻轻用力。

    一、二、三,三滴过后,滴管迅速收回瓶中拧紧,整个过程迅速流畅,没有一滴液体漏出。

    屏息静气,乌鸦盯着玻璃管,眼看着三滴液体滑入凹陷处,液体一接触墙面,墙面就泛起一片细小的气泡,液体也开始迅速向墙内渗透,伴随着细微的放气声,淡淡的白色烟雾从凹槽里腾起,很快就消散在黑暗中,再也看不到一点痕迹了。

    直到最后一点液体没入凹陷,乌鸦迅速倒退几步,用过的玻璃管已经回归原处,剩下的就是耐心的等待了。

    嗯?不太对劲。面沉似水的乌鸦突然皱了皱眉,怎么这么快就停下了?

    在他面前,嘶嘶的轻响消失了,凹陷处冒出的白烟也已经断绝,墙壁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表面看不出一点变化。

    不应该啊,只有预计中时间的五分之一,难道她们用其他世界的技术给墙面做了什么防护,或者墙壁的材质干脆就不含碳酸钙?但是刚才的触感,绝对是水泥浇筑的承重墙体呀。乌鸦的大脑飞快的转着,脸色有些难看,在潜入中遇到意料之外的状况是最麻烦的,往往就是失败的先兆,何况这种意外还超出了他的知识范围呢。

    暂时搁置疑问,先看看再说。乌鸦打定了主意,带好绝缘手套举着个小喷壶,走回去轻轻碰触凹陷周围的墙壁。

    很正常的反应,凹陷周围半径十厘米的墙面,已经酥脆的像是烧透的麦秆,看似还保持着原样,但只是轻轻一碰,就化作了一篷飞灰,早有准备的乌鸦及时向空中喷出一片水雾,避免走廊陷入尘土飞扬的境地,不用担心扬起的尘土让上面的雌豹发现什么异常。

    但他现在需要担心另一件事,托着下巴盯着墙面,乌鸦陷入了沉思。

    瓶子里装的是他自己调配的道具,专门针对水泥的腐蚀性浓缩液体,三滴足以把厚厚的墙面腐蚀出十厘米半径的大洞,以前无往不利,但偏偏在这次出了问题。

    墙面确实被腐蚀了,但那只是墙壁外面的墙灰和涂料这些内饰而已,拂去化为飞灰的内饰就会发现,内部钢筋水泥浇筑的承重墙体却毫发无损,别说被蚀穿了,就连凹陷都没有。

    如果说墙壁的材质不对,液体无法腐蚀,那它就会在墙壁表面扩散,让墙面被破坏的范围扩大好几倍,但乌鸦沿着破坏的边缘摸了一圈,范围很正常,并没有扩大的迹象,这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液体确实生效了,它确实向内腐蚀了墙体,却并未产生效果。

    完全矛盾的结论,却让乌鸦产生了很奇怪的联想。

    莫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