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六三章 七罪宗——地狱之门(4)
    雅典时间08时30分。

    太极龙学院韩皆骥的生命倒数计时器还剩11个小时26分钟。

    冬日的暖阳照耀着色彩斑斓的各色垃圾,穿着套鞋的小孩子们在追逐嬉戏,脸上洋溢着与世无争的喜悦。牛仔裤管上缀满泥点的黑发青年点燃了垃圾,拿着一张像是饼的食物在烘烤,他的周围围着好几个孩子,他们吞咽着口水,睁着满是渴望的大眼睛看着在火上旋转的那张饼。

    就在成默左侧的不远的房间门口,有个男青年从口袋里掏出1欧元的硬币递给了站在廊柱旁的女人,随后他们一起进了挂着布帘子的房间。很快成默敏锐的耳朵就捕捉到了急促的喘息。

    带着倦容的成年人推着锈迹斑斑的自行车沿着中间狭窄的道路向前走,时不时就有清脆的铃声和叫骂声响起。间杂在住所中间的小店拉开了铁栅栏。和外面商店的窗明几净完全不同,杂货铺里一片漆黑,穿着褂子的胖老板,连打带踢的驱赶走睡在门口的难民,在走廊里支起摊子,将一堆二手货扔在塑料布上。就在成默蜷缩角落的斜对面还有家小吃店,围着头巾的中东女子搅和着瓦罐,将灰色的面酱摊在一块抹了点油的铁板上,很快就摊出了一张薄饼,用满是老茧的手揭起来扔在一旁的篮子里,站在她身边的山羊胡汉子,在铁架上挂上了一只冒着血渍的山羊躯干,无数的苍蝇正围绕着满是排骨躯干瘦弱的尸体打转。

    这一刻成默觉得眼前的一切色彩,被刺鼻的气味烘托到极其真实。这种真实饱含着刺激性,让你的大脑会因为这带着强烈气味的记忆而抽搐。这里不只是破败不堪的巷子和摇摇欲坠的楼房,也不只是女人身上廉价的香料味和男人身上肮脏的汗腥臭味。还弥漫着一种在城市腐坏躯体中生机勃勃生长的生命力。

    倘若以华夏普通人的视角来看,这里无疑是脱离现实的噩梦,对于绝大多数华夏人来说都很难想象这种地狱般的生存环境。但站在更高的视角,成默看到却是野蛮生长的动态社区。

    熟悉历史的成默知道贫民窟几乎伴随着城市同时出现,从古罗马苏布拉(注解1)到秦朝的闾左(贫民居住的地方),从狄更斯《双城记》的圣安东尼贫民区到雨果《悲惨世界》的圣米歇尔贫民区,从洛杉矶的Skid Row到孟买的达哈维,实际上城市的发展与贫民窟总是绑在一起,而它是社会分配和经济发展不均衡的产物。

    目前来说比较好解决贫民窟问题的唯有华夏,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在墙上画一个圈,然后写上一个“拆”字。

    虽然这样的做法产生了一定的社会问题,但在成默看来,总体利大于弊。

    成默一边蜷缩在墙角纹丝不动的观察着摩天大楼的状况,一边一心二用的研究着贫民窟的问题,虽然说这个问题和他毫无关系,但成默向来热衷思考,处在这样一个环境之下,不由自主的就会对这一现象展开深度的思索。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成默也不心急,对他来说九头蛇与黑死病有关联,也不全是坏事,毕竟他也是黑死病的见习医生,说不定凭借“瘟疫”他能够混进眼前的这栋摩天大楼,不过没有内应带领的话,即便他的身份没有问题也肯定会被怀疑,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和方式,仅仅凭借黑死病初级医生的身份进入九头蛇总部,无异于痴人说梦......

    中午的时候成默收到了付远卓的微信,问他去哪里了,并问他知道不知道陈放、韩皆骥和刘嘉元的事情,接着告诉他现在所有太极龙的新学员都因为“天选者论坛”上的直播贴义愤填膺,像蔡树峰、顾非凡和杜冷他们都主动请缨要求去寻找韩皆骥,不过被教官驳回了,如今整个太极龙的新学员处于群情激愤的状态,尽管不忍心,但大家都在关注着天选者论坛上的直播视频。

    成默虽然看了视频,但并没有翻阅底下的留言,此刻心念微动,猜凶手会不会主动留言,于是给付远卓回了句“有事,稍后联系”,就打开了天选者论坛,进入了死亡直播贴,此时玻璃水槽上的数字已经跳到了7:21:44,玻璃水槽里的水已经到了韩皆骥齐胸的位置。此时的韩皆骥状态很差,头发湿漉漉的,眼神灰败、脸色苍白,唇色发青,他冷的瑟瑟发抖的身子靠着玻璃水槽,可以明显的看到他的皮肤有起皱现象,死亡即将到来的恐惧,让他的神情呈现出一种令人心如刀绞的绝望.....

    即便成默向来心硬如铁,这样的画面都有些不忍卒读,可以想象这样的画面会叫普通人多么的压抑,就连成默都觉得此时给韩皆骥一个痛快会让人心理好受一点,不至于如此的叫人喘不过气,甚至怀疑人类这种生物。

    成默坐在墙角,一边翻阅底下的留言,一边时不时抬头看着九头蛇总部的入口。底下的留言清一色的都是在谴责凶手的,即便是潜行者也不希望有人如此公然的违反《天选者公约》,按照《天选者公约》抓获对方本体,只要对方支付了要求的赎金,是必须得把对方释放的,除非有什么解不开的深仇大恨,也有不顾一切杀死对方本体的行为,但这种单纯的为了钱财虐杀,就算是里世界也不能容忍。

    也不是没有替对方叫好的人,但只是极少数。

    成默仔细看了一下,倒是发现了不少太极龙成员的留言,但那些替凶手叫好的,都不像凶手说的话,大多数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或者说是厌恶太极龙的一些天选者,并没有站在凶手立场的发言,有看样子凶手似乎并没有在直播贴里留言。

    成默在留言里没有什么发现,也就没有继续关注天选者论坛上的直播贴,全心全意的观察起九头蛇总部的状况,整个上午,成默都没有发现有太多人进入摩天大楼,也没有见到太多人出来。按照白秀秀昨天探查到情况,摩天大楼的底十多层,有不少都是宿舍,除此之外还有娱乐设施以及食堂,这样的话没有人进出很正常,可如此多的人,肯定需要大量的食物,那么这些食物又该是如何运输进去的呢?

    这叫成默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被平民窟层层围绕在中间的摩天大楼,几乎没有任何一条路可以通稍微大型一点的货车,据成默观察贫民窟内的人运动货物都是用一种机动三轮车,或者三轮自行车,这样的运力满足贫民窟内部的小店是足够了,但要满足九头蛇总部,绝对不够看。

    于是成默从走廊角落里站了起来,打算围绕着九头蛇总部摩天大楼看看。午后的贫民窟并不慵懒,繁忙的如同集市,只不过这里正经兜售货物的人并不算多,站在掉了漆的斑驳廊柱旁的,大多数都是一些年纪很大的妇女,满脸皱纹的妇女躲着太阳站在阴影中,拉扯着过往的人,年轻女人全都去了亚里士多德街最前端的红灯区,在着条街的最深处,只剩下了年老色衰的可怜人,成默看见有人给了黄铜色银边的几个欧分,就拉着一个用薄纱半蒙着脸的女人进了屋。

    人在这里廉价到简直不可思议,成默没有过多的感慨,走到房屋的尽头,隔着一片广场一样的干净空地就是九头蛇总部,成默像是寻找什么一样,绕着摩天大楼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巡逻的人,倒是发现了大楼平面那一侧还有一个比较小的出入口,那里没有门,像是随便可以进入的样子,成默运尽目力,朝里面望,里面一片漆黑像是什么都没有。除此之外在锈迹斑斑的摩天轮的另一侧,还有一个地库入口,不过地库入口被水泥砖给封死了。

    成默换了一个地方,坐在了一个勉强可以同时观察到正门前方和后门的位置,然而直到日暮西垂,他都一无所获。直到六点的时候,成默计算了一下时间,离白秀秀能够再次激活载体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四十分钟,但是离韩皆骥二十四个小时结束,却只剩下了一个小时五十六分钟,也就是说不管怎么说,指望白秀秀潜入九头蛇总部找到阿亚拉或者贝雷特已经不可能。

    成默犹豫了一下,发了一条信息给白秀秀,问她搜索韩皆骥的那一队人有没有收获,片刻之后白秀秀就回了成默,下午就已经找到了玻璃水槽的拥有者,一位将要参加雅典魔术节的魔术师的,雅典魔术节和雅典艺术节同样出名的盛典,不过雅典艺术节一般在六月份举办,而雅典魔术节一般在十二月举办。

    玻璃水槽的拥有者贾利诺是一位米国魔术师,是拉斯维加斯某家魔术表演公司的魔术师,他人还没有到雅典,只是先行将魔术道具,用于表演极限逃生的玻璃水槽运了过来。

    据还在米国的贾利诺说只要掌握机关,其实是很容易从水槽里逃脱出来的。在他表演的魔术里,他会在水槽被灌满水的瞬间假装打不开拷在手上的手铐,接着在水槽里疯狂挣扎,以此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乘机旋动位于玻璃水槽顶端的机关,此时玻璃水槽面向观众的一侧会在非常短一瞬变成单向玻璃,同时底部是能够打开一个供人出入的缺口,顶端的水泵也会加大进水力度,以弥补底部漏水的损失。这时他就能趁机从底部逃脱。

    这也就是说只要韩皆骥分析到眼前这个水槽是魔术道具,并找到位于水槽顶端边缘,伪装成橡胶密封垫的开关,即使没有人营救,只要没有外力干扰,他都能顺利活下来。

    成默觉得按照韩皆骥的状态,没有人营救,绝对不可能活下来,于是他又打字问道:“那找到水槽的去向没有?这么大的东西去向应该很好查才对。”

    又隔了一会白秀秀才回答道:“对方在深夜撬开了雅典魔术节组委会为魔术师准备的道具仓库,用一辆伪造了号牌的货车拖走了水槽,我们只能判断大致的方向,而雅典市郊的摄像头分布率不高,对方熟知监控位置刻意的绕着走.....目前还没有找到货车的去向,现在全员都停下了手中的事,加入了寻找的队伍.....主要目标是位于雅典郊区佩里斯特里的废弃厂房和仓库。”

    成默拿着手机陷入了沉思,冬日的夕阳此刻已经落入了城市的天际线,他抬头看到这个时候贫民窟的电还没有被断掉,无数破旧的小楼里透出了暖黄色灯光,唯独在他面前的九头蛇总部依旧沉浸在一片漆黑中。

    成默盯着黑暗中的九头蛇总部,开始试图让自己进入凶手的思维,他必须给凶手找出一个完整的逻辑,为什么会把刘嘉元冻成“思想者”,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给韩皆骥一个能够逃生的道具水槽......他的脑子里再次出现了刘嘉元被冻成冰雕的画面,他闭上眼睛,利用载体强大的记忆能力让自己像是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束缚,回到了皇家奥林匹克酒店。

    夕阳,玫瑰花瓣,冰封的刘嘉元,一只手撑着下巴的思想者造型,冰雕在阳台的门口低头遥望着神殿。玻璃水槽、魔术道具,倒数计时、在水中挣扎的求生者......这一切图像在成默的脑海里像是走马灯一般的旋转。

    可对于成默来说答案还是十分遥远。

    太阳渐渐的沉入了地平线,夜幕降临,整个雅典的灯火都燃亮了起来,不远处的利卡贝托山像是漂浮在灯海中的绿洲。

    在贫民窟的灯火熄灭的瞬间,如同沉思者一般沉思着的成默突然站了起来,他捏紧了拳头,像是梦呓般的低声说道:“铸铁厂.....铸铁厂.....”

    然而回过神来的时候成默才发现四周陷入了一片漆黑,贫民窟的电被断掉了,成默的心中一惊,按照供电十二个小时来算,现在应该是八点了,已经过了二十四个小时。

    成默赶紧拿出手机给白秀秀发了信息“铸铁厂”,随后飞快的打开天选者论坛,进入了直播贴,玻璃水槽上的红色数字已经变成了00:00:00,水槽里的水正从底端的机关口快速流失,冰雕一般的韩皆骥,像是岸边的岩石,在退潮的海水中露出了嶙峋的真容。

    他低垂着头,左手抚摸着半曲着的右腿膝盖,右手的食指垂指向踩在岩石上脚后跟。

    雕像——《亚当》。

    和《思想者》一样,出自罗丹的大型雕塑《地狱之门》。

    ————————————————————————

    最近在看哈利波特的同人,推荐一下我觉得不错的两本,《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和《哈利波特之学霸传奇》,对哈利波特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